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疯狂的一家人的性事

疯狂的一家人的性事

添加:2017-06-02来源:人气:加载中

淫城离休老头刘维山,年近八十了,却老当益壮,天天要操女人。他操的女人都是他家里的女人。他有恋母情节,喜欢比他年纪大的性感女人。数十年前,当他进城时,奸占了比他大十多岁的资本家太太潘素娇。潘素娇今年94岁,虽已是银色毛发,却仍是容貌俊美,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供全家男人蹂躏,是大家的淫奶奶,她的奶是够大的。她的孙子叫她奶奶时,心里想的是她的大奶!

  刘维山的大儿媳王银凤,54岁,身高1米64,颇有姿色,丰满白嫩,脚长得极为秀美白嫩,二儿媳乔云苹,40岁,1米68,容貌姣好,身材修长,美腿秀足,她的脚长得异常标致周正白皙。

  刘维山的大孙子媳妇王凤珍,38岁,身高1米64,丰满艳妇。她是王银凤的侄女。二孙子媳妇姚苹,27岁,身高1米69,俏丽女子。

  乔云苹的亲家母苏淑云,58岁大学女教师,身高1米67,很有风韵,丰满白嫩,脚也是一品莲。刘家的五个女人加上苏淑云等几个女性亲属,合称为五花八母,全都被刘维山长期奸占。

  七月底八月初,淫城气温高达四十度,人们没事尽量不出门,躲在家里,在空调的世界里寻找清凉。刘维山午睡醒来,听见儿媳王银凤屋里有动静,他家住的是一栋二层楼,他走过去,将门推开一道逢,往里看去,不看则可,这一看,这老色鬼顿时血脉喷张,鸡巴发硬。

  那王银凤是二淫城的江苏裔,虽然上了年纪,肤色却极白嫩,连年轻女人也无法与她相比。现在天热,王银凤穿着短裙,光着美腿嫩脚穿着拖鞋走在街上,那嫩脚极为白嫩,引来无数男人色迷迷的目光。她的极白的嫩脚在院里和她单位里是很出名的,当然早成了公公刘维山的口中美餐!

  现在,丰满熟妇王银凤正跪在她大儿子面前。她的大儿子,也就是刘维山的大孙子刘强,三十多岁,靠墙站着,挺着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王银凤跪在大儿子面前,玉手扶着儿子的大鸡巴,大口吮吸儿子的大鸡巴,吮吸得啧啧有声。

  她的嘴不大,儿子的鸡巴又太大,所以捅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吐出儿子的大鸡巴,开始舔儿子的两个卵蛋,儿子的大鸡巴在母亲的好看的白脸上乱捅,他满意地不住低吼着。

  刘强被母亲舔得兽性大发,他粗暴地将大鸡巴再次顶入母亲嘴里,大手按住母亲的头部,使她不能逃脱,然后用力将大鸡巴往母亲喉咙深处里顶。王银凤的小嘴哪里受得了儿子的大鸡巴,她被顶得阵阵作呕,泪水直流,不住呜咽。

  在母亲嘴里,刘强精液狂奔,他迫使母亲将他的精液全都吃了下去。并且他的大鸡巴在母亲嘴里,被母亲吮吸得干干净净。刘强这才从跪在他面前的母亲的嘴里拔出鸡巴,扔下跪在地上的母亲,扬长而去。

  刘维山闪在一边,他当年打仗时是着名的湖南杀手,现在老了,依然身手敏捷。等孙子走了,刘维山进了儿媳的门,把一丝不挂一身白肉的儿媳放到床上,捉了王银凤那极白的嫩脚,贪馋地吮吸儿媳那秀美白嫩一玉趾,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美餐啊!王银凤被公公玩她嫩脚,痒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再说刘维山的二儿媳乔云苹,在一家公司的公关部工作。这天下午,她正陪着领导和客户在淫城一家咖啡馆里喝茶谈业务。她穿着衬衣短裙,光着美腿秀足穿着奶白色拖鞋,那标致周正的秀足,那翘起的秀美一玉趾令客户垂涎三尺。

  乔云苹两条美腿并拢,规规矩矩地坐着,她那长得极标致周正白皙的秀足也很乖巧地并排摆放在一起,真馋死人了。客户得到了乔云苹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很快签了合同。

  乔云苹看看时间不早,打算明天再去公司,她完成了任务,和领导说了说,便先回家了。乔云苹刚进自己的房间,就被儿子刘兵按住。刘兵是刘维山的二孙子,二十几岁。刘兵年纪不大,却是个资深莲迷。他射妈妈丝袜已经十几年了。

  乔云苹见是儿子,叹了口气道:“妈妈上班累了,让妈妈歇歇好吗?”刘兵道:“不!我喜欢妈妈脚,谁叫妈妈的脚长得好看!”乔云苹又叹了口气,只得依从儿子。她让儿子躺到床上,她也上了床,站在床上,将那极标致周正的一只白脚去撩拨儿子的鸡巴。在妈妈秀足的撩拨下,刘兵的鸡巴渐渐硬了。

  乔云苹坐下,将两只秀足夹住儿子的大鸡巴,温柔地抚摸揉弄着。她的秀足非常灵活,刘兵的大鸡巴在母莲的爱抚之下舒服极了,他忍不住吼叫起来。

  乔云苹深弯白皙而敏感的脚心爱抚着儿子的大鬼头,刘兵拿起母亲脱在枕边的一付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使劲嗅着那袜尖。乔云苹袜尖那醉人的异香被她儿子深深吸入大脑,加之刘兵的鸡巴又正在经受母亲秀足的爱抚,他一时控制不住,吼叫着精液狂奔,都射在母亲标致的秀足上。乔云苹秀足被射,也忍不住惊叫起来。

  再说刘强,出了母亲的房间,来到奶奶的房间。俊美老妇潘素娇正在午睡,她只穿了一条白色半透明T形小内裤,银色阴毛都露了出来,腋下还看得到银色腋毛。老妇虽然上了年纪,却依然容貌俊美,两只大奶长及白皙小腹。经无数次玩弄的褐色大奶头子非常诱人。

  刘强见了,叫了声:“奶奶!我要吃奶!”便扑了上去,一边粗暴地揉摸奶奶的大奶,一边大口吮吸撕咬着奶奶的大奶头。俊美奶奶潘素娇被弄醒了,她被孙子弄得又痒又疼,不住惊叫,淫水直流。

  刘强玩弄奶奶,一是因为奶奶长得俊美,二是奶奶银色腋毛阴毛肛毛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另外,他的老婆王凤珍被爷爷刘维山奸占了。刘强想,你日我老婆,我也可以日你老婆,于是频频和奶奶交配。

  刘强一路舔下来,扒掉奶奶的小内裤,一头扎入奶奶的两腿之间,贪婪地舔奶奶的老骚逼。那里是刘强爸爸出生的地方。刘强还不时撕咬奶奶的银色阴毛,使得她发出痛叫。潘素娇先是嫁给资本家为妻,后又被刘维山奸占,再后来又被她自己的子孙奸占,一生遭受男人蹂躏无数。此时潘素娇被孙子舔得有些发痒,忍不住连声呻吟起来,将两条白皙美腿紧紧夹住孙子的头。

  到后来,奶奶竟被舔得忍不住流出尿来。刘强将奶奶的尿都喝了。

  刘强怕奶奶被操了无数次的老骚逼不够饱满,便拿了只从奶奶秀足上脱下的娇小绣鞋,狠很抽打奶奶的阴部,将她阴部抽肿,然后扛起奶奶两条美腿,将大鸡巴狠狠捅入老妇肿胀的骚逼里。俊美老妇痛痒交并,发出撕裂般的惨叫。

  她的叫声更加刺激了孙子的兽性,他扛着奶奶美腿,向奶奶老骚逼里发起猛烈的冲击。俊美老妇被孙子奸得痛不欲生,连声哭叫。刘强见奶奶的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娇小,便一口吞下一只,大口撕咬吮吸,奶奶的秀足被他尽情品尝,使得他兽性更加炽烈!

  刘强不顾奶奶的痛苦,疯狂挺进奶奶肿胀的阴道深处,他异常粗大的鸡巴直捣奶奶的子宫。俊美老妇骚逼痛莲痒,痛苦难忍,失声惨叫,泣不成声。

  就在奶奶的哭叫声,刘强精液狂奔,直射入奶奶的阴道深处。再说乔云苹母子,刘兵在母亲秀足上射精后,乔云苹弯下腰,将儿子的鸡巴吮吸得干干净净。

  她怕儿子再骚扰她,于是离开她的房间,来到大嫂王银凤的房间,想在大嫂那里休息一下。

  刘兵正在想着母亲的标致秀足,门一开,丈母娘苏淑云进来了。苏淑云是姚苹的母亲,刘兵的丈母娘。下午,她刚参加完一个女教师的聚会,买了些菜,便赶到女儿家里,打算看一下女儿。姚苹还没回来。苏淑云便找女婿刘兵。她一进亲家母乔云苹的房间,便看见女婿赤条条躺着。苏淑云惊叫一声,回身待走,早被女婿一把抱住,按在床上。

  苏淑云是个性情温顺的老美女,她不住惊叫着,却无力挣扎,只有任凭女婿玩弄。她穿着衬衣短裙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天气太热,她未穿内裤。香汗已把裤袜裆部浸湿了。她走得香汗淋漓。

  刘兵将丈母娘扒得只剩一付肉色裤袜,他把一只发黑袜尖从丈母娘一只秀足上扒下,绑在另一腿上。苏淑云的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刘兵忍不住捉了丈母娘的那只光脚,百般吮吸捏弄撕咬。苏淑云被弄得不住惊叫,淫水直流。到后来,竟被弄得忍不住流出尿来。刘兵将丈母娘尿都喝了。

  刘兵刚操了妈妈脚,一时鸡巴不硬,便拿了丈母娘从超市买回的干净黄瓜,狠捅丈母娘的骚逼,捅得那性感妇人嗷嗷直叫。

  刘兵又抬起丈母娘的美腿,贪婪地闻那发黑的袜尖。苏淑云走路走得香汗淋漓,发黑袜尖莲香特别馥郁,刺激得刘兵兽性大发,手持大黄瓜,捅丈母娘骚逼捅得越发凶狠!苏淑云被捅得不住哭叫。

  再说乔云苹,来到王银凤房间,一进门,就见王银凤正躺在床上,张开两条美腿,亮出骚逼,公公刘维山正一头扎在儿媳两腿之间,舔儿媳骚逼,舔得王银凤不住叫唤。

  刘维山看见二儿媳进来了,色迷迷地盯着她标致的秀足。乔云苹脱得一丝不挂,上了大嫂的床,坐到王银凤脸上,将一只秀足伸到公公的血盆大口之中。刘维山一边大口吞吃二儿媳的秀足,一边将粗大的鸡巴捅入大儿媳的骚逼里。

  王银凤被操得不住叫唤,不住地舔乔云苹的骚逼。乔云苹被大嫂舔骚逼,又被公公吃脚,痒得不住叫唤,忍不住流出尿来,都被大嫂王银凤喝了。王银凤喝了弟媳妇的尿,又被公公的大鸡巴凶狠顶撞子宫口,疼痛难忍,忍不住哭叫了起来。

  刘维山狠咬乔云苹翘起的一玉趾,疼得乔云苹也尖叫起来。妯娌俩乱叫作一团。就在儿媳们的哭叫声中,刘维山也大声吼叫起来,精液狂射,都射入大儿媳王银凤阴道深处。他这才松口,放出了乔云苹的秀美一玉趾。

  乔云苹从大嫂身上下来,弯腰将公公的大鸡巴吮吸得干干净净。在二儿媳的小嘴里,刘维山的鸡巴又硬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