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楼上母女花赵洁、胡媚莉

楼上母女花赵洁、胡媚莉

添加:2017-06-07来源:人气:加载中

高一时,校园里忽然很时兴打排球。每个周末都有很多人在操场上打球。在 这众多的人群中,思成发现一个熟悉的但一向被思成忽视了的娇俏的身影,那是 家住思成楼上的女孩赵洁。思成对她便留了心。     赵洁已经养成了每个周六都要到操场打排球的习惯。这个周六她象平常一样 打完球回到家,见家人未回,便自己取了衣服到浴室洗澡。这时是下午三点,赵 洁的家人要到五点才会回家,而且最近这段时间只有她的母亲胡媚莉一个大人在 家。     思成用早已配好的钥匙打开赵洁家的门,进屋后发现赵洁正在洗澡,便将门 窗都关上,脱光了衣服等候在浴室门外。不大会儿功夫浴室内的水声停了,赵洁 打开门正要取门口衣架上的衣服穿,猛的看见思成站在门边,极度惊吓之下她晕 了过去。     思成将刚刚出浴全身赤裸着的赵洁抱到她的闺房里,把她放在她那张小床上。 只见丝缕未着的赵洁不仅肌肤细腻滑嫩,而且发育良好,该隆起的地方隆起,该 宽圆的地方宽圆。她的腿修长秀美,足小巧而纤美,更是动人。     思成将一方白色丝巾垫在赵洁的臀部下面,上了床去压在她的身上,分开她 的双腿便侵入了她的身体。被撕裂般的剧烈疼痛使得赵洁马上就苏醒过来。她娇 小柔弱的身躯栗栗发抖着,稚嫩的躯体艰难而痛苦地扭动起来。她秀眉紧蹙,一 双美丽的大眼睛中蓄满了泪水,处女初夜纯洁的血淌落在白丝巾上。思成毫无怜 惜之心,向赵洁那稚嫩的身体发起一轮轮的冲击。赵洁痛苦万端的呻吟着,娇弱 的身躯不时地抽搐着。她时而感到痛不欲生,时而又乐上云端,在极度的痛苦与 极度的快乐之间徘徊数次后,赵洁终于昏了过去。     出于一种征服占有处女的自豪感和满足感,思成很快就达到了性高潮,射了 精。第一回云雨过后不一会儿,思成很快就又恢复了精力,把昏迷中的赵洁弄醒, 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交合。     如此数度云雨之后,思成才心满意足地下了床。刚把秀眉紧蹙、脸色苍白的 赵洁哄好,思成就听到门外传来胡媚莉上楼所特有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板上的 「蹬、蹬、蹬」的声音。思成急忙取出原先准备用来对付赵洁的烈性麻醉药,胁 迫赵洁用这药把胡媚莉迷倒。经历了一番狂风骤雨,身心都十分孱弱、浑没了主 张的赵洁在思成的威逼下无奈地答应了。思成帮赵洁匆匆忙忙将血迹斑斑的床单 收拾藏好之后就躲入赵洁的床下。     十分钟后赵洁已经依言照办,把胡媚莉麻倒了。思成又令赵洁喝下胡媚莉喝 剩下的半杯水,使她很快也昏睡过去。     把赵洁安置在她那张小床上之后,思成迫不急待地来到胡媚莉的房间里,只 见这位素以生性泼烈闻名的妇人已然仰面躺倒在床上,完全不醒人事了。     海棠春睡的胡媚莉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体形娇小,但身材蛮好,傍晚柔和 的日光下,透过她微微敞开的衣襟,隐约看到两只大奶和两粒乳头。解开胡媚莉 的衣钮,那对羊脂白玉般的豪乳便毫无保留地跳出来任思成欣赏。因为仰卧的关 系,她的双乳向两旁微分,乳头不大,颜色也很浅,看起来好像两粒红珍珠。看 着眼前这对大木瓜,活色生香的,任由思成把弄,兴奋得思成心跳加速,连手到 颤抖着。     思成捧着胡媚莉的豪乳,狂吮她的乳头,随即到床尾急不及待地剥了她的西 装裙,然后回到床头吻着媚莉的香唇。闻着胡媚莉一身幽香的香水味,看着她甜 美的面孔,思成陶醉了。     思成移近她的两腿之间,抓着她那鲜红色的蕾丝内裤的裤头,略提起她的屁 股,脱下她的内裤。只见胡媚莉的屁股又圆又大,两条白白的大腿微张,阴毛丛 密到看不到穴罅,构成一幅很诱惑的图画。细看之下,近大腿内侧长有两颗对称 的小痣,她的屁眼紧紧的。     思成将胡媚莉的大腿张开,用两只拇指挖开她的大阴唇,只见她的小阴唇很 长,张开来就像朵喇叭花,好一朵嫣红色的喇叭花,思成扯着这朵喇叭花,插根 手指进入花芯内扣挖。可能药力实在是过猛,媚莉没有甚么反应。思成迅速掏出 硬崩崩的阴茎来,口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也不理会胡媚莉死活,更顾不得怜 香惜玉,将阴茎乱闯乱撞地插入她的毛穴,一面搓弄她的豪乳,一面大插特插起 来。     可怜胡媚莉在一点润滑都没有的情形下,被思成猛插。那朵「喇叭花」随着 思成的抽插乍隐乍现,被插时像害羞似的躲进小穴里,阴茎抽出来时便扯得花瓣 裂开,看得思成亢奋异常。     春风一度之后,思成毫不犹豫地剥光了胡媚莉的衣服,拍了几张裸照,又骑 上胡媚莉的胸脯,用她两只豪乳挤着自己的阴茎,抽抽插插地享受乳交的乐趣。 这一炮思成轰得胡媚莉满头满脸都是热浆。     思成自己也诧异今天怎么会这么劲,赵洁已经数度云雨,与胡媚莉也已一度 春风,还能喷射得出那么多浓稠的精液。不仅如此,乳交之后思成又大展雄风, 接连奸淫了胡媚莉好几回。     在思成肆意蹂躏摧残近两个小时后,天近黄昏时胡媚莉终于苏醒过来。此时 这位泼辣的妇人已被思成折腾得全身酸软,欲拒乏力了。况且思成的阴茎早已游 遍她周身上下里里外外,与她已数度春风,纵然泼烈如她也只好乖乖地俯首顺从。    虽然已是过来人,已颇具经验,胡媚莉仍被思成弄得一回回死去活来、欲死 欲仙的,以至于她在极度的快乐之中都忘记了自己是被迷奸的,不觉款款地迎合 起来。年近四十的胡媚莉风韵绝佳,床第之上还特别风骚。交合之间她那眼骚穴 中不断地喷涌出大量的淫水,湿透了一大片床单。     在胡媚莉醒来后思成又与她交合了三回,这才暂且收兵罢战。     此时胡媚莉已经很疲惫慵绻了,但她仍然觉得很奇怪,问思成究竟是怎么进 入她家并得手的。思成把真相告诉了她,并说赵洁已经被思成破身了。胡媚莉闻 言先是大怒,继而转念想到自己,便只好默认了。     在以后与这母女俩的交往中,思成发现胡媚莉生性淫荡,是个十足的骚货。 第一回思成奸淫她之后,遮羞布一经揭开,她在后面三次交合中就表现得极为妖 冶淫荡,缠着思成玩各种花样,并趁着赵洁还未苏醒,一次又一次对思成提出要 求,非要多搞几回。此后,她还常常与赵洁为上床的事争风吃醋,真是个货真价 实的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