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少年的欲望

少年的欲望

添加:2017-07-10来源:人气:加载中

字数:128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4)绿母
 
  第二天早上起来,待妈妈走后,早早的赶到了学校,果不其然,张昌很快也 到了,看见我,心照不宣的凑到了一起,「说说,昨晚后来如何?」
 
  「嘿嘿,你走后不久,王纯就慢慢醒过来了,我从后面狠狠地干了一炮,又 强迫王纯替我口交了一回,一开始还不怎么愿意,被我威胁几句,还不是乖乖听 话了,我算是发现了,这女人啊,干上几次操熟了之后,嘴里喊着不愿意,身体 不知道多愿意,看着坚贞不屈,可你稍微用点手段胁迫一下,马上就乖乖听话, 讲到底,还不是自已也想被操,只是找个理由表示自己是被强迫的,不是个淫荡 的女人,呵呵呵。」张昌噼里啪啦就是一通。
 
  「先说正事,晚上怎么搞?」我悄悄问道,心中满是兴奋,面上不动声色。 
  张昌则是把兴奋写在脸上,「我旁敲侧击的问过了,我妈今晚的饭局有大领 导参与,酒肯定要喝不少,不过大领导要赶去别的地方,所以结束会比较早,大 概八点多一点,我妈应该就可以回来,那时家教还没走,所以你要提前进入我家, 到时候你就在我妈房间待着,我中午回去收拾一下,我妈房间有个衣柜可以藏人。 我把我妈弄进去的时候,麻烦你躲几分钟,委屈你了。」
 
  我默默的听着,忽然问道,「那为啥不等家教走了,我再去你家呢?」
 
  张昌狞笑道,「我要给那个家教点教训,我会在房间里提前藏好摄像机,等 我妈回来我给她喂了药,送到床上,我会找个理由离开一会,额……什么理由呢? 对了,我就说肚子疼,去上厕所,这个时间正好不长不短。这个只敢偷偷摸摸的 色狼家教肯定忍不住的,到时候拍下点什么,看我搞不死他。你呢,就辛苦点, 替我看着,别让那家伙过分。」
 
  我点点头,「好,你把手机放在客厅,一有情况,我打你手机,你把另一部 手机带着,按我的提示出来,让那家伙以为是意外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虽然 这么说着,但我总觉得张昌不仅是要教训这个男生,而且也有潜意识想看到夏阿 姨被别的男人偷偷亵渎的想法,如果没有我,估计张昌就假戏真做,让那男人干 上一炮了吧,可是这样做有风险的,万一那个男生拍了照片传到网上,事后再怎 么报复照片也收不回来了,我得注意点。
 
  张昌思索了一下,「好主意,按你说的办,」张昌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胯 下,「我等不及晚上了,一定要操死这个贱货,到时候你别客气,尽情的玩。」 
  我不敢刺激此刻的张昌,也不说话,只是点头。
 
  张昌想了想,又说道,「我们再来推敲一下细节,下午放学我先回家,再看 看准备工作,你值日结束立刻去我家,不要耽误,我给你提前备好吃的,吃饱喝 足晚上才有力气干我妈。然后你就在我妈房间不要出来,遗留的痕迹记得提前清 理好,不要露出破绽,等我妈回来,家教九点结束,我妈回来的时间是八点到九 点之间,所以这个男生肯定在。至于妈妈到时候喝了多少酒,有几分清醒,我来 随机应变,肯定保证让她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被我们玩弄,现在想想我妈的大屁 股就兴奋啊,到时候干爆这个骚货。说正事,我先给我妈喂药,然后我把妈妈扶 进房间,房门我不关,我之后去上厕所,你替我看好那个男的。不进来就算了, 算他命好,那我们就自己玩,进来你就盯紧了,等拍下来就提醒我,不给他占太 多的便宜。」说到这,张昌有点不甘心,是不甘心妈妈被占便宜,还是不甘心妈 妈被占得便宜太少了呢?「接下来我就出来,找个理由把他打发走,估计这种情 况他也待不下去。然后嘛,嘿嘿嘿嘿,就是你我兄弟的爽快时间了,哎,对了, 你能待到几点啊?我保证我妈一觉到天亮的,怎么操都醒不过来。」
 
  我想了想,「之前问过,我妈这几天加班,回来都比较迟,昨晚我又特意打 听了一下,今晚不到十二点回不来,我的时间足够,毕竟,大部分时间要留给你 爽。」
 
  「这什么话,看见你操的过瘾,我才高兴,十二点,足够了,你到时候好好 爽爽,操王纯操了这么久了,眼下我妈终于到手了。」张昌眼中闪动着无比的兴 奋,似乎对自己的母亲将要遭到的凌辱玩弄极度的高兴。
 
  「是啊,不过要想完全控制住你妈,还需要下功夫啊。」我点点头。
 
  「没关系,先爽了再说,」张昌手一挥,兴致很高。
 
  谈话到这里,我发现了奇怪的一点,今天的张昌似乎很高兴,不像前几天那 么痛苦纠结了,「你今天很高兴啊?」
 
  「废话,晚上就能爽了,能不高兴吗?哦,我忘了跟你说,昨天晚上我回家, 我趁着我妈背对着我干活的时候,假装看手机,其实是看王纯那个骚货被你干的 视频,我一边看,一边幻想她是我妈,我居然硬了,比以往任何看见我妈真人的 时候都要硬,都快要接近我平时勃起的状态了。我敢肯定,今晚绝对能行,我迫 不及待要把我坚挺的大鸡巴塞进那个骚货妈妈的小穴了。」张昌兴奋与喜悦交织, 「我忍得真特么辛苦啊,昨晚上我妈背对着我在厨房收拾,一弯腰那大屁股正对 着我,我看着你在那狂操王纯的大屁股,当时差点就冲上去从后面抱住我妈强干 了,好容易才忍住。」
 
  我也松了口气,这样最好,省的张昌万一失望了,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反正我该预备的还是预备着,有备无患,「这样最好,那我们晚上就按计划行动。」 
  「好。说完正事,我跟你讲啊,昨天王纯那骚货完全不知道被人轮了,还以 为我如此勇猛,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害怕敬畏,最后一瘸一拐的回家了,下面都 肿起来了。」张昌眉飞色舞。
 
  我听着张昌夸张的说词,不置可否,反正闲着没事,打发时间呗。
 
  上午课间,看见越来越自信的滕老师,我撇撇嘴,「等这段时间过去,看我 怎么调教你。」而另一个我所关心的人物,李莹,最近越来越低调,大部分人都 忘记了那些偶尔听到的小道消息,可在看她不顺眼的人眼中,李莹反而更加刺目, 令人难受。滕老师听了我的话,虽然对李莹不满,但暂时隐忍,以稳定为主。李 莹则被几个看不清形势,头发长见识短,整天上蹿下跳的女人把注意力吸引了过 去,已经盘算着怎么给她们一点颜色瞧瞧了。
 
  中午放学,我吃完饭没有再去张媛那里,而是转到回家,我准备的东西要再 检查一遍,放进书包,返回学校。张昌比我来得稍迟了一会,「都布置好了,就 等晚上大戏开场。」我和张昌都暗自压抑内心的兴奋,静等晚上的到来。
 
  下午放学后,张昌飞奔着消失了,我内心焦急,表面上仍然不急不慢的打扫 卫生,见干的差不多了,我表示自己有点事要提前走,请其他人帮忙收拾,因为 平时都是我收拾,难得有事,其他人自然应诺。借着干活的机会,我也把内心的 焦虑平息了许多,还有时间。
 
  果然,到了张昌家,张昌迫不及待的把我引进去,「鞋子脱了放这个袋子里, 我藏进柜子里,走的时候再拿出来。」说着把我引进房间,打开了一个大衣柜, 衣柜前面的门是部分镂空的,我躲在里面挂的衣服后面,可以看见外面,外面看 不见里面。我进去试了一下,视野很好,整个床和周围都看的清清楚楚,只是我 这个身高在里面有点挤,不过没关系,反正时间不长,为了即将到手的熟女美人, 吃点辛苦也是应该的。张昌接着将已经布置好的几个针孔摄像机的位置告诉了我, 「等我妈一回来,你就开启,哎,平时我都不敢用啊,你知道我妈是电视台的, 我爸是警察,对这玩意敏感着呢,只能像这种我妈啥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能用 用。」我确定了位置和开启方法,点头表示明白。
 
  「那个男生几点到?」
 
  「六点,对了,他进来之后,你等他有点实质性的动作之后再打断,我非得 玩死他不可。」张昌四处打量,看看有无问题。
 
  「哦,」我眼珠子一转,想到刚才在衣柜里看到的东西,「我们拿几件你妈 的衣服,内外衣都有,再加上内裤、胸罩、丝袜,就放在床边上的这个柜子上, 假装没来得及收拾。那小子如果敢进来,我估计他很可能会顺走一两件,拿了他 就死定了。」
 
  「好主意,」张昌一听兴奋起来,「就你鬼点子多,好,我去拿。」张昌打 开衣柜,从里面翻出了一套职业装、衬衣,加上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还有一双 黑丝长筒袜,把衣服叠好,放在柜子上,内裤、胸罩和丝袜放在了最上面,伸手 可得。
 
  张昌又打量了一眼,「不错,这个角度他只要拿了肯定能拍到。」我发现自 己也被张昌带的邪恶起来,或者说我本来就是这样的邪恶?
 
  张昌看了下时间,「五点四十五了,你就先呆在里面吧,吃的在柜子上那个 袋子里,吃的垃圾就扔垃圾袋,记得吃不完的东西和垃圾袋都放到下面那个抽屉 里去,回头我来收拾。」
 
  「好,」我点点头,张昌转身出去了。
 
  这是我第三次进入夏阿姨的卧室了,前两次来去匆匆,又很紧张,都没细细 打量,我扫了几眼,对装潢布置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我只对它的女主人感性趣。 我把窗户打开通风,避免吃东西有味道残留在房间,打开袋子,全是零食,不过 种类很多,牛肉干、猪肉铺、面包、饼干、饮料,张昌倒真是用心啊,平时他自 己都想不起来备这些吃的,看着铺好整整齐齐的床,我怕弄出痕迹,索性坐在地 上吃喝起来,六点,外面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张昌打了个招呼,「李老师好。」 此刻张昌已经恢复了镇静,看不出异常,我们这种家庭长大的就得有这种能力啊。 
  「张昌,你好,我们开始吧,去你房间,上次的问题都听明白了吧?」
 
  「大部分明白了,还有个别不懂。」
 
  「哦,我来看看。」
 
  两人进入了张昌房间关上门,我重新开始活动,继续吃喝,吃的很慢很慢, 但总有吃饱的时候,吃饱了,我仔细收拾好垃圾,用三层垃圾袋封死,保证短时 间内不会有味道传出,把剩下的食物和垃圾袋塞入张昌指定的抽屉,我百无聊奈 的靠在窗下,房间里没开灯,渐渐黑暗,觉得没什么味道了,我关上窗户,拉紧 窗帘,用手机照明,又仔细检查了一圈,确认没什么遗漏。
 
  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不知不觉过去了这么久,我现在的耐性变得这么好 了啊,我暗自感叹,坐在地板上,听着外面的动静,一点声音也没有。
 
  忽然,客厅传来开门的声音,我精神一振,起身开始去挨个打开摄像机,然 后转身回去拉开柜门,躲了进去,先忍一会吧,待会再在夏阿姨身上找回来。外 间的声音有点模糊,但基本能听见,张昌也听到客厅开门的声音出来了,「妈… …额,喝这么多,王阿姨好,楚阿姨好。」
 
  「张昌啊,你妈今晚喝的有点多,不过她酒量好,没什么事,就是想睡觉, 先让她在沙发上靠一会,你记得给她多喝点水啊。」一个陌生的女声传来。 
  「哦,我知道了,谢谢王阿姨。」
 
  「等你妈喝完水,记得扶她上床休息啊。」
 
  「明白,王阿姨再见,楚阿姨再见。」客厅传来关门声。
 
  很快,传来张昌的声音,「妈,喝水,嗯,喝完了。你先休息几分钟,然后 扶你回房睡觉啊。」
 
  隐约传来夏阿姨的答应声,「哦,好啊,小昌真乖。」我暗自发笑,一会你 儿子把大肉棒塞进你的小穴里让你爽翻天,你是不是要夸他更乖了啊,哦,还有 我呢,你儿子的同学,也一并来操你的大屁股了。
 
  大约两三分钟后,「李老师,你帮个忙,帮我扶我妈进房间,我一个人扶不 动。」张昌气喘吁吁的喊道。
 
  「额……好吧,」那个男生的声音,从张昌的房间出来了。
 
  随着脚步声临近,房门被打开,空调被打开,灯被打开,我眯了下眼睛,张 昌和那个男生一左一右架着夏阿姨进来了,夏阿姨垂着头,明显人事不省了,张 昌的药已经发挥作用了。我眼神一凝,那个男生扶着夏阿姨的时候,胳膊肘有意 无意的始终在轻轻蹭着夏阿姨的一边乳房,我暗自冷笑,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 实质果然是个色狼,那你可就死定了。两人把夏阿姨扶躺在床上,我看见那男生 的眼睛除了偷瞄夏阿姨,就一直盯在柜子上,那里放着我们的诱饵——夏阿姨的 内衣。张昌把夏阿姨双脚抱上床,扯了一床毯子盖在身上,对那个男生说道, 「李老师,谢谢你,我们出去吧。」那个男生点头跟着出去了,门被顺手带上, 没有反锁。
 
  「张昌……」那个男生的声音响起。
 
  「哎呦,李老师,我肚子疼,有事待会说,好像晚饭吃坏肚子了,」伴随着 张昌急促的脚步声和卫生间关上的声音。
 
  很快,不过十几秒之后,门口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来,似乎有 些犹豫,半分钟后,门被轻轻打开了,没再关上,灯也被打开了,不然黑暗的卧 室什么也看不见,窗帘遮光效果真好。那个男生满脸紧张的出现在床边,手都有 些发抖,颤抖却迅速的掀开毯子,露出夏阿姨玲珑起伏的躯体,今天夏阿姨穿了 一身白色的职业装,仰面躺着,胸口高高耸起,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微微蜷 曲着,双眼紧闭,陷入了深深地沉睡,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遭受怎样的凌辱。 男生正好面对我,正低着头看向夏阿姨,浑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一双眼睛 的监视下,他慢慢伸出手,一把抓在夏阿姨挺拔的胸部,轻轻揉捏了几下,紧张 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陶醉,接着手慢慢下滑,隔着裙子在夏阿姨丰满的阴部用力摸 了几下,呼吸急促,不时看向门口,夏阿姨因为躺下的关系,裙子向上褶皱,露 出了半截被丝袜包裹的大腿,男生抚摸着丝袜美腿,渐渐向下,脸上满是迷醉之 色,最后抬起夏阿姨的小脚揉捏几下,居然凑近闻了起来,越凑越近,然后隔着 丝袜将夏阿姨的脚趾含在嘴里吮吸起来,眼神一直瞟着门口,耳朵竖的高高的。 
  忽然,他似是想起了什么,放下夏阿姨的脚,走到柜子旁,颤抖着拿起夏阿 姨的内裤放在鼻子边闻了一下,塞进口袋里,又把丝袜和胸罩揉成一团,统统塞 了起来,他这裤子口袋挺多的啊,我暗自嘀咕,这也是色胆包天,也不怕被发现, 不过也是,一般女人丢了套内衣裤,只要不是当场抓住,多半自认倒霉。接着男 生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回到床边,对着夏阿姨拍了连拍几张,有全身的,有半 身的,我看着没有阻止,一点都没露,怕啥。男生接着将手伸向夏阿姨裙底,似 乎想掀开裙子,一直紧盯他一举一动的我,按下了手机早已设置好的拨号键,外 面客厅响起了张昌早已调到最大音量的手机铃声,男生刚刚伸到裙底的手刷的一 下缩了回来,满脸惊慌,另一只手没稳住,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他慌慌张张 的蹲下捡起手机,连滚带爬的逃向客厅,路过门的时候,把灯关了,门带上,看 起来还有点心理素质。我按下拨号键,又不急不慢的等这个男生跑到门口,关上 门,才按下另一个拨号键。两分钟后,张昌的声音在客厅响起,「哎,舒服了, 我看看……谁打电话给我?李老师,你刚才想和我说什么来着?」
 
  「那个,今天这个情况我看你还要照顾你妈妈,不如早点结束吧,」男生的 声音恢复了正常,估计他正在心底暗自庆幸没被发现吧,呵呵。
 
  「额……也行,李老师,今天麻烦你了。」张昌不爱学习那是大家都知道的, 他自然是巴不得的,那男生估计也想到了这一点。
 
  「不麻烦,不麻烦,」这句话似乎让男生想起了什么,声音急促起来,「那 我先走了啊。」
 
  「慢走,不送。」客厅传来关门和反锁的声音,我舒了口气,终于可以出来 了,我爬出衣柜打开灯,张昌怎么还没进来,我又走到门口,门开了,张昌满脸 兴奋的站在门口,两人都吓了一跳,「卧槽,你站在门口干嘛?」
 
  「这不见你半天不进来,我要出去看看嘛。」
 
  「没事,我把客厅检查了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那小子没丢下什么摄像头 之类的。」张昌耸耸肩。
 
  「小心驶得万年船,做得对。那小子确定走了?」不得不承认,因为家庭的 关系,这小子对这些玩意不仅熟悉而且十分敏感。
 
  「走了,不过他想顺利回去,可没那么简单,我在楼下找了两人,就说看这 个家教不爽,谁都知道我最讨厌老师家教这些的,让他们就在楼下假装碰一下, 吓唬吓唬他,也不真动手,就是拖延时间,那里没监控。那小子离开太早,只要 一看监控就知道不可能干了我妈,这样一拖延,他有口难辩。」张昌冷笑道,继 而立马变成满脸淫荡之色。
 
  「嘿嘿嘿嘿,那小子都做了啥?我去看看。」张昌挤进门,望向夏阿姨,发 现夏阿姨仍然完好无损的躺在那,顿时有点失望,「啥都没干嘛。」
 
  对于张昌现在的心理,我多少理解了点,「这小子要掀裙子,被我个电话吓 得屁滚尿流,哈哈哈。」
 
  「哎呀,让他掀嘛,有了证据,回头搞死他。」张昌一脸义愤。
 
  我心想要不要证据都能搞死他,你是自己想看吧,「他要拍照啦,真拍了你 就控制不了了,万一传到网上怎么办?他拍了几张夏阿姨睡觉的照片,嗯,就这 样的。」
 
  「那不够啊,」张昌表示不满,「我进去那么长时间,这小子就拍了几张照?」 
  「额……把你妈的内裤、胸罩拿走了,」我撇撇嘴。
 
  「咦?是哦,」张昌又兴奋起来,「塞口袋里了?我都没看出来,不知道今 晚拿回去干嘛?是不是拿来撸?过两天去看看,他究竟干什么了。」
 
  「这小子摸了夏阿姨的胸和阴部,哦,还有这双丝袜美腿,啧啧,看不出来, 这小子似乎恋脚啊,居然抱着夏阿姨的脚亲了半天。」我绘声绘色的描绘了一番, 张昌呼吸急促,「卧槽,真刺激,没看见真可惜,对了,有视频,」说着就要去 拿摄像机。
 
  我拦住他,「放好不容易,回头一次拿吧。」
 
  张昌点点头,「也对,那你先上,我在旁边试试。」
 
  我知道张昌要试什么,「好。」说着我就要去脱夏阿姨的衣服。
 
  「哎,你脱我妈衣服干嘛?」
 
  「不脱怎么搞?」
 
  「直接上啊,多带感。」
 
  「这不是王纯,随你怎么玩,就是王纯也不让你把她衣服搞得不能穿吧,那 怎么出去见人?把你妈扒光了,回头再穿上。我知道你想干嘛,那小子就算干了 你妈,能搞得一片狼藉吗?」我翻了个白眼,「除非你明早就跟你妈摊牌,不然 你想继续玩下去就得按规矩办。」
 
  张昌想想,「也是,哎,这样吧,」张昌又想出了个主意,「你就模仿那小 子偷奸我妈一次,我拍下来,不露你的人,到时候谁知道是你还是那小子。」 
  我瞬间回想起第一次偷奸夏阿姨的场景,内心一片火热,面上确实无所谓的 点点头,「好。」说着就走到夏阿姨旁边,张昌在旁边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 着。我拿出旁边预备好的好几条厚毛巾垫在夏阿姨身下,「没法都挡住,但床单 上肯定不多,否则就床单那狼藉样,咱们就没得玩了。」说着我伸手抚摸着夏阿 姨的丝袜美腿,熟悉的触感啊,真不错,接着一只手探入夏阿姨的裙底,隔着内 裤抚摸起来,另一只手那裙子向上捋起,露出了正在被揉按的私处,旁边张昌传 来一声咽口水的声音。我此时逐渐被眼前的美景吸引,没工夫管张昌的反应了。 我抚摸了一阵夏阿姨的私处和大腿,抬起夏阿姨的双腿,移到床边放下,屁股搁 在床沿,伸手慢慢的把内裤扒下,张昌此时呆呆的看着,浑然入神,呼吸越来越 重,裤带也被解开了。我把内裤褪到膝弯,双手在夏阿姨阴部活动起来,抚弄阴 蒂,按捏阴唇,夏阿姨即使在沉睡中也渐渐有了反应,脸色一直很红看不出来, 但呼吸渐渐变得粗重。我忽然想起那个男生吮吸夏阿姨脚趾的一幕,我蹲下身子, 把头埋进夏阿姨的胯下,伸出舌头轻轻舔在夏阿姨已经有点湿润的阴唇上,味道 怪怪的,说不上来,但我也偶尔这么干过一两次,无所谓,没什么特别的嗜好, 可也不拒绝,就这样。旁边的张昌倒吸一口凉气,说话都结巴了,「你……你… …」
 
  我抬起头,「不是要模仿么,那男生还舔你妈的脚呢,舔你妈的逼不是很正 常的吗?」说完又埋头下去工作,手嘴并用,过了一会,见夏阿姨下身有泛滥成 灾的架势,我果断抬起头,全用手了,一只手指在已经张开的两瓣阴唇间不断进 出,另一只手继续抚弄阴蒂,侧头看了一眼,张昌表情呆滞,下身……卧槽,内 裤都脱了啊?!真快,我感叹一声,见火候差不多了,我抽出手指,解开腰带, 把裤子褪到膝盖处,俯身下去,两手撑在床上,顺利地进入夏阿姨的小穴,「唔, 又进来了,真爽啊,真怀念啊。」我暗自想到,快速的活动起来,既然要装就要 装得像,时间有限,随时可能被发现,那就速战速决。
 
  看了眼此时亲眼看见妈妈被自己同学死党插入而兴奋无比的张昌,我似乎感 觉到还有点别的什么,犹豫,后悔,渴望,还是什么……
 
  「怎么样,我妈干的爽不爽?」张昌瞪大眼睛问道。
 
  「爽,真爽啊,又湿又滑又紧,把我的小弟弟裹得紧紧的,哦,真刺激啊。」 我实话实说。
 
  张昌说话都不利索了,「真……真的啊,我想也是,看她那么大的屁股,就 知道是个欠操的骚货。」
 
  我视线向下,「哎,你硬了啊,跟昨天看起来差不多啊,」我看着张昌高高 翘起的小弟弟,心下舒了一口气,今晚没事了,那就好好享受吧,我又扭头继续 抽插起来。张昌欣喜若狂,「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哈哈哈哈,我待会要操死这 个贱货,狠狠干死她。」说着不由自主的伸手套弄起来。
 
  我喘着气说道,「你可别一会就射了,那晚上你可没得玩了。」
 
  「呸,我才没那么快呢,」张昌这么说着,在确认自己勃起无误后,还是停 下了手。
 
  我一边干着,一边伸出手解开夏阿姨上衣的扣子,接着把胸罩摸索着解开, 双手紧握着一对美乳,不断揉捏,下身快感更甚。张昌喘着粗气,瞪大眼睛,双 手握拳紧紧攥成一团,拼命压制住自己。我也不压抑自己,保持这个姿势不变, 速度越来越快,又过了一阵子,感受着下身的酥麻感渐渐汇集,我低声叫道, 「能射里面吗?」
 
  「射,射里面,」张昌同样咬牙切齿,「射死她,让她怀上你的孩子,哈哈 哈哈。」
 
  我闻言下身一麻,不再控制,精子滚滚直入,夏阿姨发出了几声低低的呻吟, 全盘接受了我的赠礼。我趴在夏阿姨身上喘息着休息了一会,起身抽出肉棒,对 全身颤抖的张昌说道,「既然你没问题,上吧。」
 
  张昌犹豫了,「说好了你先玩个够的。」
 
  「卧槽,那是你不行的时候,现在你行了,还不上,我先休息下。」我摆摆 手,靠在柜子边。
 
  张昌闻听此言,再也忍不住了,直扑上去,也不管还在滴淌着精液的下身, 直直插入,「哎,别把衣服弄脏了啊,」我急忙喊道。张昌嗯了一声,野兽似得 拼命冲刺,简直就是想把夏阿姨冲垮,昏迷中的夏阿姨除了偶尔哼一声,并无其 他反应。张昌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和速度,嘴里喃喃低语,「妈妈,妈妈, 喔,我操死你个骚货妈妈,真爽啊。」
 
  极度兴奋敏感又高强度运动的张昌很快就在「啊,操死你,」的叫喊声中一 泄如注,连续被灌了两次精液的夏阿姨阴道张开,精液混合着淫水不停地落下。 张昌退后两步,坐在地上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满是兴奋与满足之情。
 
  「哎,你上吧,真爽,今晚我们玩个痛快,」张昌扭头看向我。
 
  我虽然很想扑上去把夏阿姨的衣服撕个粉碎,但理智告诉我,该慢慢来了, 「差不多了,我们两要是放开了玩,你妈明天能起得来就怪了,说不定路都走不 了,到时候她会相信就被人干了一炮?我俩一人最多再玩一次,还是那句话,除 非你明早就摊牌。现在这样,你妈最多怀疑干她的男人玩法比较重。」
 
  张昌犹豫半天,满脸不情愿的点点头,「好,听你的,我再忍忍。」
 
  我说完话,站起身来替夏阿姨脱衣服,动作轻柔缓慢,张昌急吼吼的要凑上 来,被我赶到一边去了,「就你那毛手毛脚的,不把衣服撕烂了就怪了。」说到 底,我也想把游戏玩下去啊。很快把上衣连同胸罩扒掉,下身拿纸巾擦擦,脱掉 裙子和内裤,虽然心有不舍,还是把丝袜脱了。贪婪的凝视着一丝不挂的夏阿姨, 我又如昨天在王纯身上一般,从头部开始亲吻起来,一路向下,止于小蛮腰,在 肚脐上亲了一口,我把夏阿姨翻过来,不比王纯逊色多少的大屁股怎么能不玩呢? 我如法炮制,被夹在两瓣肥臀中间的肉棒真是舒服啊,抽送了一会,我把夏阿姨 摆成我最爱的后入式,一边玩弄着最迷人的大屁股,一边开始抽插起来,被我刚 才一阵挑逗,本就欲望高涨的夏阿姨很快就在我的攻击下泄身了,我刚刚射了一 次,强忍住夏阿姨高潮刺激带来的射精感,继续抽送,「唔,张昌,你有没有想 好下一步怎么搞?」
 
  张昌此刻正低头看着再度坚挺的肉棒,心情大好,「我妈操的爽吧,我也没 想好太多,只是想先把今晚我妈被干的事情推到那个家教身上,这件事瞒不了, 身体上的感觉太明显了,我妈一问就知道发生在回家之后。说实话,我妈不是个 多坚强能干的女人,她在外面顺风顺水,是因为大家知道她的身份,都让着她, 不然,她早给人弄上床去了。所以她知道是那个家教所为,只怕也想不出什么法 子,平时都是别人给她出主意,可这件事她敢和谁说,哼哼,我们不能给她反应 过来的机会,要趁她现在六神无主的时候,步步紧逼,一举收拾她。不过具体怎 么做我还没想好。」这倒是实情,我们几家在这都好几十年了,不是单纯靠着每 代几个当官的或者是有钱人,而是由无数亲戚、朋友、上司、部下、同僚等等组 成的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的关系网,就像夏阿姨,喝醉了不用讲就有人安全把她 送回来,平时无论做什么都有人主动帮忙,一问都是牵牵连连的关系,换个外地 来当官的试试,不被架空就好了。
 
  我一边进进出出,一边思索着,「这样吧,明天你先观察你妈的反应,另外 那个男生让人盯紧了,不过他实际上什么都没干成,就拿了几件内衣,估计没什 么动作,但是你妈不知道啊,明晚可以用这个男生的名义试探你妈。」
 
  「好,我先观察,后面你来试探,明晚我有家教,姜玲玲还没开始搞呢,她 这可以缓一缓,还没到绝境呢,我既然插手了,底下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办,左 右不过一个小妞,没人脑残了和我争,她还是有几分骨气的,居然把KTV 的工作 辞了,也是我逼的紧了点,不过我找到个更有意思的法子了,回头跟你讲。」 
  「嗯,那明晚我先试探试探,放心,你妈肯定逃不出你的掌心了。」我讲出 这句话的同时,僵硬着身体死死顶住夏阿姨的屁股,精液一滴不漏的射入夏阿姨 子宫。
 
  见我退出来,爬下床,张昌急急忙忙的就跟了上来,接着就插入进去,我想 了想,发现这小子好像很喜欢在别人干完后接着就上啊,这特么算什么癖好啊, 我语无摇头。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我一愣,不是我,我都是震动,张昌也吓了一跳,刚 插入的肉棒软软的滑出来,都有点变软了,恼怒的说道,「不是我,我进来前都 调静音了。」
 
  我仔细听了下,「在客厅,应该是你妈的电话。」
 
  张昌有点恼火,「草,不接,我妈都这样了,接个屁,」把肉棒放在夏阿姨 的大屁股上磨蹭着,希望快点硬起来。
 
  我想了想,「还是接一下吧,万一不接电话跑上门来怎么办?」说着我出去 打开夏阿姨放在沙发上的包,这中间电话挂断又再度响起,明显是不接不罢休, 我看了一眼号码,心跳陡然加速,上面显示「老公」。我急忙跑进房,把电话递 过去,「你爸。」
 
  本来一脸不耐烦的张昌闻言一个激灵,肉棒瞬间萎了,看了眼电话,面上居 然浮现出一缕诡异的微笑,「喂,老爸啊。打电话干嘛?」另一只手扶着软掉的 肉棒在夏阿姨的屁股上又磨蹭起来,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表情。
 
  电话里传来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哎,怎么才接电话?额……是儿子你啊, 你妈呢?」
 
  「老爸,你每次都是喝的七荤八素的给我妈电话,真是的,我妈啊,比你还 惨,喝的天昏地暗,被王阿姨和楚阿姨给送回来的,现在房间睡得香呢。」张昌 神色镇定,肉棒渐渐挺立起来,张昌继续在夏阿姨的臀缝间磨蹭着,空闲着的手 揉捏着夏阿姨的臀肉,脸上的表情却是一本正经。
 
  「哦,也喝醉了啊,好像是啊,今天张厅长好像过来了,」张昌老爸消息灵 通,「怪不得,你好好照顾你妈,知道吗?」
 
  「是,我一定好好照顾妈妈,我正好去她房间看看,有没有要我帮忙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张昌缓缓引导着肉棒进入夏阿姨体内,慢慢抽送起来,脸上那 种兴奋、狂热、满足交织的诡异表情,令人难忘。
 
  「嗯,这就对了,最近听没听妈妈话?有没有犯错?」张昌老爸说话舌头都 大了。
 
  「我当然听话的啊,我来看看妈妈睡得怎么样,要不要喝水。」说着这话张 昌忽然重重的顶了几下,夏阿姨下意识的闷哼了几声,声音不大,我却是如闻雷 霆,目瞪口呆,这是要干啥呢?
 
  「哎?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妈的声音了?」张昌爸爸有点疑惑。
 
  「是啊,」张昌神情自若,脸上居然挂起了一丝微笑,下身继续有规律的耸 动着,「我妈好像是渴狠了,在这不舒服了,刚才哼了几声。」又是重重的冲击 了一下,夏阿姨又是一声闷哼。
 
  「哦,那你赶紧搞水给你妈喝,我先挂了啊。」张昌爸爸说着就要挂了电话。 
  张昌这时候反而不愿意了,「哎,老爸,别急着挂啊,啥时候回来啊?」张 昌放缓抽插速度,玩弄夏阿姨大屁股的手更加用力了。
 
  「额……还要一个月吧,问这个干啥?」
 
  「想你了呗,我和妈妈都想你了。」张昌脸上现出一丝微笑,手在夏阿姨臀 部画着圈。
 
  「哦,放心,我一结束就回去,你先把你妈妈照顾好。」
 
  「知道了,爸爸,我会把妈妈照顾的好好的,让她很舒服的,我马上就喂她 喝水。」说着张昌低头看着不断有液体滴落的母子交合处。
 
  「嗯,赶紧的,给你妈都喝点水,就先这样了。」
 
  「好,爸爸再见。」挂断电话,张昌把手机随手一扔,「嘿嘿,我这老爸除 了酒喝多了,可一向不给家里打电话,哼,所以啊,妈妈这个骚货还是交给我来 享用吧,喝水,我的精液会灌饱你的,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拍打着夏阿姨雪白 的大屁股,夏阿姨间歇性的呻吟一两声,似在回应。
 
  「唔,真紧啊,操死你个骚货,」张昌俯下身子,搂着夏阿姨的大奶子疯狂 的冲刺起来,刚才的镇定完全不见了,一边干一边念念有词,「妈妈,怎么样? 爽不爽?唔,一边接着爸爸的电话,一边干你的骚穴,哈哈哈哈。」我呆立在一 边,一动不动,宛如石化。
 
  如此强烈的刺激我都彻底坚挺了,张昌更是很快在「操死你的」低吼声中再 度爆发,「哦,妈妈,我要射了……你的子宫尽情的享用儿子的精液吧」。我眼 观鼻,鼻观心,就当什么也不知道。等张昌休息好,就该清理了,大部分秽迹都 在毛巾上,只有一点点落在床上,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可明天感觉下体有异的夏 阿姨肯定会仔细检查,那么嘿嘿……看着夏阿姨一片狼藉,有点红肿的下体,我 说道,「去卫生间简单洗洗吧,用水冲冲就可以,别用沐浴乳,洗得太干净就有 问题了。」
 
  张昌点点头,和我一起架着夏阿姨进了卫生间,我从后面架着夏阿姨,张昌 在前面用水冲洗,不时伸手搓揉两下。卫生间里,娇小玲珑的熟女人母被一个人 高马大的少年从后面架住,脑袋耷拉着,人事不省,另一个少年用水冲洗着她一 丝不挂,遍布男人玩弄痕迹的身体,构成了一幅淫靡的画面。冲洗完,把夏阿姨 身体擦干,我俩喘着粗气,又把夏阿姨弄回房间,一半是累的,一半是憋的。张 昌把床上收拾干净,我则开始替夏阿姨穿衣,小心翼翼,看着手上略微溅到一丝 痕迹的内裤和丝袜,我笑了。弄完了,张昌也把房间地面和柜子收拾好了,去取 摄像机了,我则把书包、零食、垃圾什么的一股脑清出去。
 
  看着完全恢复原样的房间,我和张昌对视一眼,关上了房门,「时间不早了, 我先回去了,如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还有摄像机里的东西给我藏好了,别弄出 岔子。」
 
  「你放心,我一定都收拾好,你先走吧,我再弄弄,收拾干净。」
 
  「好,那我走了。」
 
  等我回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妈妈果然没回来,我赶紧把书包里没用上 的东西藏好,去洗澡洗衣服,收拾好一看,马上就十二点了。妈妈倒是挺准时的, 十二点十分就到家了,看见我站在客厅,吃了一惊,「还没睡?不是让你不要等 我的吗?」
 
  我自觉地去厨房倒了杯水,「没等你啊,我睡觉刚醒,要喝水。」
 
  妈妈又好气又好笑,还带着一丝感动,坐在了沙发上,接过我递来的水, 「你个小家伙,还骗我,讨打。」
 
  我见妈妈喝完水,赶紧绕道妈妈背后,妈妈自觉地靠在沙发上,外套被脱下, 却放在了胸前,我装作啥也不知道,老老实实的按捏,妈妈虽然和往常一样压制 着自己的声音,但仍不时有呻吟声从嘴边溢出,整个人因为工作疲惫,合着眼睛 身体越来越放松,本来放在身前的手也滑落到了两边,身体配合着我的手轻轻扭 动,不知不觉,外衣从胸前滑落,又露出了高耸的挺拔,随着按摩的继续,妈妈 身体越来越舒适,越放松,汗水却渐渐打湿了衬衣,又像昨晚一样,春光乍泄, 我不动声色,等到了十五分钟就提醒妈妈,「妈妈,按摩结束了。我先去喝杯水 啊。」眼睛的余光瞟向妈妈。
 
  妈妈念念不舍的睁开眼,忽然发现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落在腿上了,胸前又是 春光泄露,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涩和气恼,偷眼看向我,见我正走向厨房,微微松 了口气,赶紧抱着衣服跑向卫生间,却不知我偷偷地通过厨房玻璃门的反光看的 一清二楚,我喝着水,听着卫生间传来的哗哗水声,我微微一笑,不急,继续。 
  妈妈洗完澡坚持要自己洗衣服,我哈哈一笑,一只手拉着妈妈的胳膊,一只 手推在妈妈的背上,虽然隔着一层丝质睡袍,仍然手感细腻柔软,我嘻嘻哈哈, 「说了我就是我,赶快给我回房睡觉去吧。」一向强势的妈妈却似没有力气似得, 被我半推半拉的就弄进了房间,我站在门口,和妈妈道声晚安,妈妈脸色温柔的 看着我,依稀带点羞涩,「小安,你也早点睡吧。不要累到。」
 
  「放心吧,我没事,」我挥挥手,转身走向卫生间,妈妈一直看着我,知道 我进入卫生间过了一会,才关上门,我赶快收拾起自己,然后洗完衣服,我要去 睡觉,困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