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男人都爱的燕瘦环肥

男人都爱的燕瘦环肥

添加:2017-07-17来源:人气:加载中

男人都爱的燕瘦环肥


唐玄宗开元年间,皇帝玄宗李隆基与自己的儿媳妇,寿王的妃子杨玉环勾搭成奸,在名正言顺以前,他们之间还得偷偷摸摸地。

这天,天气闷热,玄宗大宴群臣。唐朝的风俗与现代西方差不多,在公共社交场合可带着自己的妻子一同参与,因此,玳王就带着妻子杨玉环进宫。其实,玄宗此举就是为了有个机会接近杨玉环。尽管双方已经发生了肉体关系,但那种看在眼里想在心里却吃不着的滋味时时刻刻刺激着玄宗的心,因此这天他随便找了个名义就邀请众大臣和皇亲国戚们在宫中摆宴、习见,玄宗与杨玉环的双眼总是互相看着,但就是没有机会。後来,杨玉环起身又宫女带领去厕所,玄宗一看自己也跟了过去。

皇家的厕所很气派,是在一间大殿内分成几个屋子,每间屋子都用香薰过,且都有宫女伺候,屋子内有供人休息的床,紧随杨玉环进入殿内的玄宗一努嘴,所有伺候的宫女都悄悄的推出去,玄宗反手将殿门关紧。

杨玉环是真的想要小解。她刚刚从便桶上抬起肥美的屁股,提好裤子,正在此时玄宗挑进来了。

「陛下……」杨玉环还未说完,玄宗就扑上来紧紧抱住她,在她身上乱摸。在这公共场所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如若发现,那还了得。杨玉环低声地求着︰「陛下,不可在此!」但玄宗已是慾火烧身,不顾一切了。

玄宗把杨玉环推到床上,从宽大的绸缎袖筒中抽出杨玉环的双臂,「啊……羞死了。」杨玉环立刻用双手掩盖乳房,夹紧双腿,避免看到大腿根的中心。

「真是美极了……」玄宗在心里这样想。发出白色光泽的裸体,有压倒性的美感,一手不能完全盖住的乳房,一光滑曲线一样凹下去的细腰,穿着很薄贴身的绸裤,因为天气很热,没有穿内裤,只在外面有一条纱裙。扯下纱裙,从雪白的绸裤上渗透出黑色的三角地带,美丽的儿媳露出难为情的表情,白磁般的赤裸的上身,有说不出的性感。

玄宗的慾望越来越强烈,杨玉环把头侧过去,露出雪白的脖子,玄宗在那里不停的吻,然後把她的手拉开,舌头在乳房上舔,粉红色的乳头呈现兴奋状态,用舌尖在上面拨弄时,杨玉环的身体扭动一下,然後很难过的左右扭动,想发出声音也不能说话,在这种兴奋状态下杨玉环不停的摆头,同时想用手推开玄宗,这种模样更沟引起玄宗的虐待慾望。

「陛下,外面有人。」杨玉环无力的抵抗,但绝望感越来越深,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大白天躺在皇帝的床上露出裸体,如果这时候有人进来(其实是不可能的)看到布幔後的情形……杨玉环感到一阵恐惧,需要尽快离开这里,为此就要满足玄宗的慾望,心里这样想,可是身体还是会拒绝,不知道玄宗是否了解杨玉环的这种心情,他只是狂暴地脱着她的裙子。

……一切都完了,杨玉环终於放弃挣扎,但也产生奇妙的心安,我已经不需要抵抗,也不用反抗了,因为已经用进全力抵抗过了……这种心情带来对屈服的奇妙欢愉,更引起窒息般的兴奋感,玄宗把她的双手拉到她的头上,在没有任何防备的腋下用舌尖舔,闻道腋下的分泌物和汗水混杂的无法形容的芳香,这种味道发生春药般的效果,使玄宗陶醉在杨玉环那不算浓密的,有些许嫩黄色腋毛的不光滑的腋窝「唔……」杨玉环雪白脖子因为用力而冒出青筋,同时猛烈摇头,怕发出声音咬紧牙关的样子,有说不出的性感。

「玉环,怎麽了,叫出声音也没有关系的。」玄宗说,然後把攻击目标改到乳房上,用整个手掌压在满的乳房上旋转,几乎能看到青色静脉的乳房充满弹性,能把玄宗的手指弹回去,玄宗紧缩嘴唇向婴儿一样吸吮乳头时,杨玉环已经不规则的呼吸更混乱,好像很难过的喘气,玄宗的右手伸向大腿根,杨玉环急忙把有一点松弛的大腿夹紧。但在这以前,玄宗的粗大手指已经滑入肉缝里,透过白色的薄薄的绸裤在柔软的肉缝里轻轻的摩擦,另一只手继续抚摸越来越热的乳房,不久後透过绸裤感受到蜜汁湿润感。

原来夹紧手腕的大腿,逐渐无力的松开,玄宗把右腿慢慢抬起,移动到床的下方,然後使杨玉环的腿分开竖起成M字型,低下头向里看。

名贵绸缎做的很高级的绸裤,在当时上流社会的贵妇人中间很流行,既轻便又凉快,但缺点是不吸汗。经过一阵挣扎,杨玉环已经出了很多汗,再加上玄宗刚才隔着裤子扣挖阴门,使得下身早已湿淋淋的了,更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淫水。裤裆湿湿的中心线正好在勒在阴唇的正中央,在白色极薄的绸裤下,几乎能看清楚每一根阴毛,而且微微张开的阴唇吐出黏黏的蜜汁,把裤子紧贴并陷入阴唇中,显示出那里的复杂形状。

「玉环,这里已经湿了。」玄宗小声的说。杨玉环没有办法掩饰胸部,被玄宗的一只手紧紧抓住的双手高举在头上。急促的呼吸使双乳不停起伏。这时候杨玉环开始产生希望快一点插进来的感觉。这是由於在别人没有发现之前,快一点弄完的心情,还是真的需要男人的爱抚,连她自己都分不清础。只是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出,从下体的中心流出大量蜜汁。

趁着杨玉环这稍一喘息的机会,玄宗突然把她的裤带拉开,强行脱去她的裤子,接着把脸埋在杨玉环的双腿之间。在那里闻到强烈的汗和尿的骚味,给了他强烈的刺激,立刻伸出舌头进入吐出蜜汁的肉洞里。

「啊……」杨玉环倒吸一口气,然後吐出细如丝的叹息,在这刹那间忘记隔壁的房间也许还有人在方便,当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屋里发出很大的回响,急忙闭上嘴。

「也许被听到了……」杨玉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在刹那恢复清醒,神经集中在耳朵上,可是听不到任何声音,不管杨玉环的不安,玄宗更执拗的吻下去,舌头在肉缝里挖弄,刺激在敏感的阴核上时,杨玉环产生一种坐立难安的强烈快感,拚命忍耐时这股快感出现在雪白的裸体上,忍不住左右扭动……原来想要逃避的耻丘,现在反过来迎接玄宗的舌头,这种感觉使玄宗大为激动。事到如今,就让她彻底爬上高潮的顶点,让她知道男人的真正好处……玄宗的下半身进入形成M字型的双腿间,用肉棒的尖端在稍许靠上的肉缝定位後,用力插进去。

「嗯……」杨玉环发出压抑的哼声,露出雪白的喉头,肉棒深深插入後,对里面的感触完全不同,非常惊讶,肉洞里仍就是那样窄小,可是里面的肉壁向柔软的手掌,把肉棒温柔的包围,而且开使蠕动,有如把肉棒向更深里面西进去的样子……大概这就是为什麽偷情最刺激的原因吧……意外的发现攻击杨玉环的方法,玄宗高兴得满面笑容,正在享受肉壁的这种感觉时杨玉环的屁股好像忍不住似的开始扭动。

「玉环,是想要我给你抽插了吗?」玄宗在杨玉环的耳边轻轻说着,这时候杨玉环皱起眉头,好像表示不意的摇头。

「玉环,这儿就咱们俩。」玄宗好像要测验杨玉环的反应,慢慢抬起屁股。

「啊……不要……」杨玉环好像追逐一样的抬起屁股。

「嘿嘿!」抬高的屁股立刻用力下降。

「啊……」杨玉环仰起头来,身体向上挪动,珠冠和秀发已经散乱,甜美的刺激感直达脑海,如果双手能自由活动,真想抱住玄宗的身体。她觉得玄宗的动作现在非常可爱,那是比与丈夫之间更能得到快感,不但强而有力,而且有真实感。玄宗抽插的速度开始加快,有如做俯卧撑的样子,用力插入到肉洞里,铁制的床也发出声音,连布幔也摇动。杨玉环已经来不及顾虑到隔壁屋,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快感,为追求高潮的极点,下意识的挺起耻丘和对方摩擦,那腴的裸体,好像涂上一层油似的发出光泽。因为上身向後挺,更强调美丽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也好像要求什麽东西的勃起。

「啊……」咬紧牙关的嘴终於松弛,发出充满欢喜的叹息声,一旦发出这种声音以後,就忍不住连续哼出来,仅剩下的理性想阻止她,可是遭受到男人猛烈的抽插,轻易就被粉碎。当粗大的肉棒刺入时,产生全深要飞散的感觉,当肉棒离去时,有甜美的电波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杨玉环为掌握逐渐接近的期待的瞬间,使全身的神经都紧张起来。

听到杨玉环如泣如诉的哼声,玄宗觉得自己登上天堂,原以为今生今世不可能与她插穴了,可是这个儿媳,正在他的肚子下甜美的啜泣,於是玄宗把自己所有的性技巧都发挥在杨玉环的身上,反覆进行三浅一深,插入後改变肉棒的角度旋转,同时用手指捏弄勃起的乳头,火热的肉洞里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壁缠住肉棒,精液从输精管前进……「啊……真好!」杨玉环也放弃了矜持,把夹紧玄宗腰部的双腿,改放在对方的腿下,并拢伸直,这是迎接高潮来临的姿势。玄宗低哼一声,连连又快又深的插入,杨玉环也勒紧屁股的肌肉,挺起耻丘作为回应,她当然对自己的动作感到羞耻,可是涌出的快感远超过理性……「不要,不要,可是……好舒服。」「泄了!」杨玉环尖叫一声,全身随即僵硬,就在这时候有火热的精液在她的身体里爆炸,她受身体会粉碎般的强烈高潮的袭击,五体都颤抖,在黑暗中,不断的散出爆炸的白光……是不是这叫男女的真正高潮……杨玉环在朦胧的脑海里这样想。

玄宗的身体离开以後,杨玉环还是不能动弹,身心都被击倒了,现实已经远离,只剩下充满快感余韵的身体,这时候不知玄宗有什麽想法,他双手抓住杨玉环的双脚。杨玉环发现玄宗的企图,开始拚命挣扎,可是刚有过高潮的身体,一点也用不上力量。

「陛下,不要,不要……」杨玉环拚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一旦打开以後,就更无法胜过玄宗的力量,在大致完全开放的大腿根,刚刚受到抽插的肉唇张开嘴,发出淫靡的光泽,阴毛也沾上蜜汁贴在身上,每一片花瓣都看得非常清楚。

「……啊……」杨玉环产生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泄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闭了双眼,不敢看玄宗。

「不要,不要!」杨玉环拚命的摇头,头发也散乱的披在肩上,不知是羞耻还是向玄宗撒娇,苗条而不失腴的小腰儿不停地扭动着,那丛茂盛且乌黑的阴毛也似乎激动的站立了起来,玄宗的锐利眼光紧随着那片芳草,刺在羞耻的泉源上。

「真美……」玄宗赞叹着。浓浓的阴毛只长在阴缝靠上的部位,大阴唇以下及两旁的腹股沟乾乾净净,没有一根阴毛,肉缝就是这块美丽阴肉上裂开的一道长长裂口,一直延续到屁股沟,薄薄的小阴唇嫩红而湿润,像张开的小嘴……这样的肉缝,使玄宗想起了被自己冷落的另一位爱妃……梅妃少女时代的肉缝,那时也是让自己「爱不释口」,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看着从完全绽放的肉洞中流出的精液,玄宗无暇想得过多,他一边亲吻轻咬着白嫩的大腿内侧柔软之极的肌肉,一边把右手食指和拇指放在杨玉环的花瓣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哎呀……不要看!」杨玉环扭动着下身,玄宗此时更拨开层层的肉褶,左手食指插入杨玉环的肉洞里。

「啊……」因为刚刚高潮,肉穴的肌肉很敏感,这一下刺激得杨玉环的身体紧缩,玄宗不理会杨玉环的样子,手指挖弄肉洞,再度涌出的快感,杨玉环又被击倒被玄宗唤醒的肉慾,使她从肉洞流出蜜汁,传到屁股上。杨玉环虽然在绝望中,但不得不继续暴露出羞耻的泉源,不久後杨玉环又一次进入忘我之境。

当两人双双从厕所回来後,盛大的宴会仍在继续,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人有什麽异常。不久,玄宗就命宴席结束,但是私下里派高力士留住了杨玉环,并带他到了华清池。

在华清池旁的偏殿内,玄宗遣散了所有宫女太监,只剩下他们两人。此时,玄宗与杨玉环才没有任何顾虑地深深接吻,然後很自然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玄宗抱起杨玉环走向浴室,杨玉环双手抱着玄宗的脖子,温柔的依偎在他怀里。此时的她感觉自己和玄宗就像是新婚恩爱的夫妻一样,华清池有专供皇帝洗澡的地方。那是羞在一所大殿内的一池热腾腾的泉水,有进热水的专用通道,还有一条通道流入的是凉水,每条通道在大殿外都有专门的太监负责控制水流量,在池的底部还有一个出水孔,这很像现代的浴池,只不过这个孔没有塞子。这样一方面可以调节水温,另一方面可以保持水的清洁,形成长流水。

浴室中也有类似莲蓬头的东西,那时从屋子的一扇窗户中伸进来的由玉石雕成的一个龙头,龙张着嘴,有水道通向龙嘴,这样龙嘴也形成一条湍急的瀑布,可以供人淋浴。

进到浴室,玄宗向杨玉环身体身上撩水,而杨玉环则到处闪躲,他们就像小孩一样的戏闹着。最後,玄宗才拿雪白的毛巾在杨玉环的身上到处擦抹着。他的手从杨玉环的肩旁慢慢往下抹,玄宗的手在杨玉环的满坚挺的乳房上温柔的抹着,杨玉环也主动的用湿淋淋的毛巾为玄宗抹擦着。

玄宗的手在杨玉环的乳房上停留了很久才继续往下抹,他温柔的清洗杨玉环的阴毛和小穴,另一手则伸到杨玉环的臀部上,杨玉环的手来到玄宗的肉棒时,她迟疑了一下,但很快的她就双手握玄宗的肉棒搓揉清洗,因为在她的心里,眼前的这个男人己不是她父皇了,而是她所爱的人,她所做的就是爱的表现,就像玄宗一样也是一样的爱她。最後当他们全身都被微烫的泉水冲洗的皮肤微微泛红时,他们紧紧的抱住对方身体相吻着。

像要将他们俩人的身体容为一体似的紧紧的抱住,他们此时什麽也不想,只想用身体传达彼此的爱和感受对方的爱。玄宗让杨玉环转过身去,从後面抱住杨玉环,他不停的吻杨玉环白嫩的脖子,手也在杨玉环乳房上搓揉着。杨玉环的手向後抱着玄宗的头,她的头随着玄宗的吻不停的扭动着,他们恨不得时间就这样停止,好让他们就这样缠绵下去,就这样表达自己的爱和感受对方的爱。

皇帝专用的浴池很大,是用白玉造成的。池水内有一圈座位,玄宗坐在了正对着进水口的位置,这样,湍急的泉水可以暖暖地冲击着肉棒。玄宗觉得在做爱後用热水冲击肉棒可以很快地恢复体力°°这是以前在与杨玉环的同宗妹妹,虢国夫人在此通奸时发现的。

玄宗坐进浴池分开自己的双腿,让杨玉环坐在他大腿之间,自己则靠在椅背上。他们静静的躺在浴池里,杨玉环细滑白腻的脊背紧贴着玄宗的胸膛,而臀部紧紧地与他的大肉棍挨着。玄宗在背後嗅着杨玉环秀发的幽香,双手不安分的在她双乳上搓揉,而杨玉环则闭着双眼享受玄宗的爱抚,她喜欢玄宗双手从背後温柔抚摸她的感觉。(就像陈明真所唱的那样︰喜欢你从背後抱着我的感觉。……仅仅抱着就完了?男人的大手往哪放?)玄宗对杨玉环的这对满而结实的乳房爱不释手,摸上去大小适中,手感滑腻,吮咂乳头时美乳似乎散发出淡淡的香气。以前杨玉环在洗浴以後曾经常敞开胸襟,站在迎风处享受微风带来的丝丝凉意,并不避讳宫女和太监们。唐代社会男女观念相当开放,上层社会的贵妇人经常裸露自己的上半个乳房……这从唐代流传下来的壁画上可以见到。杨玉环此举虽然稍有过分,但还在情理之内。每当此时,如若玄宗在场,他就会用手抚摸揉捏这双美乳,一边赞叹道︰「软温新剥鸡头肉。」由於是当着宫女的面,杨玉环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因此後来,她就用一条薄纱将乳房罩住,据说这就是乳罩的最早来源。

玄宗的肉棒慢慢的硬挺顶在杨玉环的美臀上,他对自己又硬挺的肉棒感到满意,已经五十多岁了,在不久前才射过一次,现在却又精神奕奕,他不晓得自己的精力是从何而来的,最後他想或许是杨玉环的满的肉体引发出他的精力吧!

他吻着杨玉环的耳垂,接着开始吮着她敏感的颈子。

「啊……嗯……嗯……啊……」杨玉环的美妙呻吟声,挑起玄宗听觉的慾望,他右手离开乳房,慢慢移向杨玉环的小穴轻轻的抚摸,左手则持续搓揉捏弄着她柔软的乳房,而杨玉环的乳头早已经充血硬挺了。

「啊……啊……喔……嗯……」他们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浴缸中,除了爱抚之外,还是爱抚,彼此都没有开口说话。对他们来说他们并不需要什麽言语来表达他们的爱,他们是用动作来表达自己的爱,从彼此的反应来感受对方的爱,或许他们知道他们并没有资格对对方说出爱吧。

殿内有专供皇帝休息的小屋,里面轻纱幔帐低垂,由於窗户开着,所以非常凉快。洗浴完毕以後,杨玉环仰躺在床上很自然的闭起了双眼。玄宗站在床边仔细的欣赏杨玉环成熟满的肉体,对他来说,杨玉环诱人的肉体可说是上天的杰作,杨玉环赤裸裸的肉体让玄宗的眼光看得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她羞的转过身让身体成ㄑ字形侧躺着,玄宗坐在杨玉环身旁,用手指温柔的抚摸杨玉环的肉体,从颈部、背部一直到腰部下的臀部慢慢的抚摸着,那种指尖若即若离,似有若无的温柔让杨玉环的感觉敏锐起来,当玄宗的指头到杨玉环的臀缝时,杨玉环再也无法忍受的呻吟出来︰「嗯……哦……嗯……不要……哦……」身体的舒服转变成趐痒难耐的感觉,让杨玉环的肉体再也无法平静,她拚命的扭动身体,逃避似的不断扭动身体,玄宗将杨玉环的身体扳转让她仰躺着後,指尖轻抚着杨玉环的乳头四周,他怜惜的反覆揉弄着,杨玉环的乳头已觉醒似的突起,玄宗低下头,轻吻右手捏抚的乳头,手则触摸着杨玉环两腿之间喘气的小小阴核。

「嗯…喔…啊…好…舒服……喔……」玄宗含着杨玉环的乳头,指尖似触若离的轻柔触感,这让杨玉环的感觉更觉敏锐,她感受着玄宗的温柔,身体也跟着涌起渴望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此时是多麽的希望玄宗的到来,她不断的扭动身体渴求着。玄宗也发现杨玉环的变化,但他仍含着乳头,手指也轻揉着阴核。

「啊…三郎…不行了…喔…快点…」杨玉环欲焰狂燃的肉体已像火一样的燃烧着,茂密整齐的阴毛已沾湿淫水,她的下体渴望她的三郎的肉棒,渴望得又热又急,阴唇之间甚至疼痛起来,她不断的挺起臀部哀求玄宗的到来。

「喔…三郎…快点…不要折磨我了…啊…快…给我吧…喔……」玄宗来到杨玉环的两腿之中,把肉棒抵着杨玉环湿润的阴道,和那楚楚可怜的阴唇相比,他的肉棒显的实在大得可以。正当玄宗用龟头在杨玉环的阴唇轻磨时,杨玉环却忍不住的抬起腰来,自动的将玄宗的龟头给吞没,玄宗用力慢慢的将肉棒插下去时,杨玉环的阴唇竟然自动的将他的肉棒给吸了进去。

「啊……终於……喔……啊……啊……」杨玉环发出呻吟身子大大後仰,虽然不至於疼痛,但仍感到有些不适,随着玄宗肉棒的抵达体内最内部後,慢慢地抽动时,杨玉环在强烈冲击的快感下,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虽然有人说不一定大才好,但那是不实的,越是大越有满足感,抽动时摩擦着阴唇的强烈也越大,当然滋味也不同。

「啊……啊……好…舒服…喔…三郎…快…再快一点……」杨玉环的理性完全被玄宗巨大的肉棒所抹灭,庞大的肉棒一进一出,使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杨玉环已然等待不及了,此时玄宗的抽插所带来的快感让她舒服极了,从肉棒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杨玉环的下体获得如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随着玄宗肉棒的抽插,快感更加剧烈、深刻。

「喔…喔……喔…快…受不了了…喔…陛下……」杨玉环双手抱住玄宗的背部,高潮的波浪袭杨玉环的全身,四肢如同麻痹般战栗不已,她快要没顶愉快感的浪潮之中,随着呻吟她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快散掉了,玄宗仍然继续抽插着,接着又是一阵强烈的高潮袭来,这是杨玉环第一次经验到这种连番而来的高潮感受,以为最多不过两次,却不意紧接着是第三次的高潮,此时的杨玉环早已忘我,只是呼应着速度更快的抽插,呻吟已然变成了哭泣,阴缝里的肉褶呈现波浪起伏般的痉挛,更是紧紧的吸住玄宗的肉棒。

「啊……不行了……喔…死了……喔……爽死了……」在杨玉环像脱野马似的煽惑,剌激之下玄宗也将体内火热的精液射向杨玉环的子宫里。

射精後的玄宗,并没将肉棒抽出,他抱着杨玉环转了身,让杨玉环躺在他身上,他喜欢在射精後抱他杨玉环躺在他身上的感觉,这样抱着杨玉环躺在他身上让他感到拥有杨玉环的安定感,杨玉环只是随着愉悦後全身趐麻的躺在玄宗的身上,她身体还留着高潮余韵的滚热,玄宗抱着杨玉环,轻抚她的背。

「玉环,舒服吗?」「嗯。」得到杨玉环的肯定後,玄宗感到相当自豪,他将杨玉环抱得更紧,同时吻着杨玉环的唇。

「睡吧!」说完後,他们紧紧的相拥着对方无尽温柔的肉体沉沉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