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新进女职员的初次淫荡经验

新进女职员的初次淫荡经验

添加:2017-05-16来源:人气:加载中

           新进女职员的初次淫荡经验
 
  「嗯?这里不应该是混浴的」听到」听到开门的声音,和女性说话的声音, 泡在水中的尾井感到紧张。
 
  进来的毫无疑问的是他的部下女职员们。
 
  尾井在水里轻轻的移动,向宽大的露天浴池里行进。有不少的假山,躲在后 面,可能就不会被发现了。
 
  不过这一次的旅行只有少数的干部参加,所以女职员也只有两个人。
 
  「哇- 还是男人的浴池宽大,真不公平。」
 
  说话的是吉村真弓,属於新人类的女性,能以自然的态度和上司对话,是很 现代化的女性。
 
  「我们擅自进入男用的浴池,可以吗」好像很担心的是秋庭佐如子。
 
  两个人都是今年高中毕业后进入公司的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
 
  活泼的真弓和内向的佐知子,在写字楼里也很相好,这一次大概是充满好奇 心的真弓,把佐知子带到男性浴池的。
 
  不要紧。男人们都为卡拉OK或打麻将累得睡了。在这样深山里的温泉,应该 不会有其他的客人了。」
 
  真弓用手把水淋在身上,继续说︰「如果有帅哥添加该多好。但都是欧吉桑, 真没趣!」
 
  确实,这一次的秋季旅行,参加的干部中,最年轻的尾井是四十岁。
 
  其实,尾井已经是课长,然因年轻,又随和,大家把这一次的旅行总干事任 务,完全交给他了。
 
  张罗酒席或照顾大家续摊或打麻将,感到疲倦,一个人来泡温泉时已是凌晨 一点了。
 
  所以,做梦也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二名女职员进入男用浴池。
 
  尾井相亲结婚有十年之久了。次子也开始上小学,没有赚多少钱,老婆整天 去教会学校。尾井本人原就矮小,加上年年增加腰围,肚子挺出,遗传之故,头 发也开始秃。
 
  总之,无论在公司或家庭,都不算是很活跃的人。
 
  大家常常把烦心的工作都推给他去做。
 
  偶尔地想过年轻女人享受冒险的爱情游戏,但生性胆小,又不会喝酒,无法 和同事们应酬。
 
  所以,深夜里有两个新进女职员突然进入男用游泳池,尾井也不认为这是神 的恩赐。自已没有错,还下意识的想躲避。
 
  「好舒服,宽大得能游泳,佐知子,快点来吧。」
 
  两个人先后进入浴池里,池水开始荡漾。
 
  尾井躲在假山的后面偷看。
 
  真弓突然开始哗啦哗啦的游泳。好像听说过她是高中时代的游泳选手。 
  水面上偶尔露出水蜜桃般的屁股。年轻的肉体在水中滑动。
 
  佐知子只露出头,在水面上,以惊讶的表情看著真弓。
 
  不久,真弓回到佐知子的身边坐下,泡在水里。
 
  「现在的年轻女性,她们大概都有性经验了吧」尾井一面偷看一面想。 
  「一定是根本不懂技巧的年轻男人随便占有了她们」尾井想到这儿,胯下物 变膨胀。
 
  「佐知子,你有性经验吗?」
 
  真弓好像看透尾井的心事般的问佐知子。
 
  「没有,我读的是女子高中。」
 
  佐知子羞怯的回答。尾井听了有一点放心,其实就算放心了,佐知子的处女 也不会是他的。现在就算是处女,佐知子的眼里也充满好奇的光泽,只是时间的 问题罢了。
 
  「真弓你呢?」
 
  「我从高中时代就有男朋友,已经是老手了。」
 
  真弓得意的说。
 
  出来旅行的夜晚,好像女孩们也和男人一样,容易生成好奇心或把自已的过 去坦白出来。
 
  不久,两个人退出浴池。尾井看到漂亮的屁股和腿排列在一起。
 
  以为两个人就这样会退出。没有想到两个人就坐在小红椅上一面聊天一面洗 身体。
 
  尾井逐渐对泡在水里感到痛苦。本来就怕热,泡澡的时间也很短,在加上血 液集中在胯膀下,头脑因缺血而发昏。
 
  又不好意思现在走出去,一定会指责他开始时怎么不说,故意偷看她们的身 体。
 
  尾井紧张的泡在热水里。如今两个人的美艳肉体已经不重要了,心里只期盼 两个人快一点退出。
 
  可是,两个人越聊越起劲,佐知子充满好奇心的听真弓高中时代的性经验。 
  尾井终於受不了,为冷却昏眩的头脑和身体,站起来就那样昏过去了。 
  恢复意识时,尾井发现自已躺在浴池没的磁砖地上。
 
  「重死了!身体这么小,还至少有八十公斤吧。」
 
  听到两个人的谈话声。从属性判断,尾井昏迷的时间并不长。
 
  「怎么办?要不要去叫人来?」
 
  赤裸的躺在年轻的女职员的面前感到难为情,更不敢现在就张开眼晴站起来。 
  「不行的。那样会知道我们来男用浴池。那些人都是好色的欧及桑。」 
  「那就做人工呼吸吧。你是游泳选手,学过吧?」
 
  两个人好像还认为尾井昏迷。尤其佐知子,好像真的很担心的样子。
 
  「和课长接吻,真是不甘愿」真弓说著,蹲在尾井的身边。
 
  意外的发展使尾井来不及做心理准备就有温暖的嘴唇压在自已的嘴上。 
  同时鼻子被捏紧,呼吸摧进嘴里。
 
  那是湿湿温温的,有果实般的甜酸味,外加一点酒精的味道。
 
  真弓连续做几次人工呼吸。尾井胸里充满年经女人的呼吸,不由得开始兴奋。 
  因为真弓弯下身体的系,乳头还碰及尾井的胸膛。
 
  「不要紧,还有呼吸,也没有喝多少水的样子。」
 
  真弓做完人工呼吸,抬起头说。
 
  佐知子把湿毛巾放在尾井的头上。佐知子还不停的抚摸她的胸部。
 
  尾井微微张开眼楮。看到两个美女跪在左右,一定是太紧张了,没有用围巾 围腰,全身赤裸。
 
  在丰岂满的大褪根部看到沾上水的黑毛。
 
  「佐知子,你也给他做人工呼吸吧。就当做练习初吻。」
 
  「我不要。已经有呼吸,不需要了。」
 
  「他也真是的。已经先来这里,应该和我们说一声的。」
 
  「是我们擅自闯入男用浴池,他一定是不好意思说吧。」
 
  两个人一面滴咕,一面照顾尾井。
 
  她们没有叫人来帮忙,可能是要把这件事变成三个人的秘密。
 
  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差不多到了该醒的时候了。
 
  「唔」尾井尽量的表演,发出哼声,轻轻的扭动手脚。
 
  「好像醒过来了。」
 
  真弓这样说时,佐知子突然惊醒过来,用浴巾挡住胸和胯下。
 
  尾井原以为醒过来后这件事算告一段落。没想到佐知子突然发出尖叫声「啊」 
  「怎么了?」真弓惊讶的沿佐知子的视线看去。
 
  竟然尾井的阴睫勃起到凶猛耸立。
 
  「真是没道理。原来课长早就醒了。」真弓大声说。
 
  如此一来,尾井又失去清醒的机曾。
 
  「好吧。这么喜欢昏过去,那就随你吧。」
 
  「可是,也有可能没有醒过来吧。不是潜意识里也有这种情形吗?」
 
  佐知子难为情似的指著尾井勃起的肉棒。
 
  「可是他的脸已经不是苍白了。看吧。」
 
  真弓竟然大胆的伸手抓紧尾井的肉棒。
 
  「唔」尾井发出很想的哼声,全身颤抖一下。
 
  「看吧,他只是难为情的张不开眼楮而已。即然这样,趁这个机会让佐知子 多学一点东西吧。」
 
  真弓握住肉棒的手开始一紧一松的活动。
 
  「你要看清楚。里是」真弓指著勃起的龟头,以及因紧张和兴奋缩小的阴囊, 向佐知子介绍说她们已经知道尾井苏醒了,但仍莒把他当做昏迷。
 
  尾井对自已最敏感的部分受到抚摸,生成无法形容的快感。
 
  反正知道课长是胆小的人,现在也不会采取反击的行动,更不用担心他会把 这件事说出去。
 
  佐知子看了一阵男人的性器后好像也习惯了。况且还有真弓在一起。
 
  「佐知子,你也摸摸看吧。」
 
  「我不好意思」「不要紧的,快一点。」
 
  真弓拉佐知子的手强迫她摸阴睫。
 
  「啊好可怕」佐知子好像突然抓到鳗鱼似的,吓得把手缩回去。
 
  「不用怕,不会咬你的。」
 
  「可是温温热热的,还在抖动。」
 
  佐知子的手又被拉回去,这一次用手掌包围阴睫了。
 
  「看,什么事也没有吧。」
 
  「嗯」一旦握在手里后,好像又生成好奇心。佐知子也一松一紧的开始抚弄 肉棒。
 
  佐知子的手掌和真弓的感受好像不同。尾井的呼吸开始急促。
 
  微微张开眼楮,尾井首先看到佐知子的乳头。她的腰上围一条浴巾,另一边 的真弓,因竖起一腿,能看到湿润的花瓣。
 
  看到这种情形的刹那,尾井的肉棒就在佐知子的手里爆炸了
 
  第二天早晨,尾井六点钟醒过来。想起昨夜的事,在被窝里发呆。
 
  在同一卧室里,打麻将到天亮的同事们还在打鼾。
 
  尾井一个人起来,去泡温泉。
 
  今天早晨,无论如何,真弓和佐知子不会来吧。
 
  昨晚就在这个地方和两个年轻女性有了奇妙的经验。尾井觉得彷佛是一场梦。 
  「哎呀」尾井射精时,佐知子惊讶的把手收回去,紧张的看著还在振动的肉 棒。
 
  「佐知子,是你的技巧太好了吧。」
 
  真弓笑著,继续向佐知子说明男人射精的情形。
 
  看到尾井还在假装昏迷,两个人就冲洗一下身体便走出去了。
 
  两个人走了之后,尾井还在陶醉在快感的余韵中,热气好像还留有两年经女 人的体臭。
 
  想起昨晚的事,尾井的胯下物又开始骚痒。
 
  这一次的旅行是二天一夜,今天下午就必须准备回去。
 
  和她们相遇,一定感到不自在,今后在写字楼真不知要如何和她们相处。 
  尾井没有后悔。
 
  将来不论她们说什么,要始终坚持昏过去,其他的事什么也不记得了。 
  现在尾井不像过去以类似父爱的感情看她们,而能把她们看成是欲望对象。 
  不只是很开放的真弓,连那样老实的佐知子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伸手摸肉棒。 
  她们的欲望或好奇心远超过尾井的想像。看这样子,像他这样不起眼的中年 男人说不定也能有和年轻女孩性交的机曾。
 
  尾井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兴奋的看自已勃起的阴睫。
 
  尾井兴奋的退出浴池,在更衣室对著镜子看自已的身体。
 
  自由双臂,露出肌肉。
 
  但镜中出现的是肌肉松弛的脾酒桶肚,和头发半秃的矮小中年男人。
 
  「没有用的」决心不要生成不可能的幻想,回到现实后,尾井回到房间。 
  做为这次旅行的干事,要把大家叫起来,按预定,上午去爬山。
 
  「让我睡到中午吧」睡在同房里的同事,没有一个人肯起来。
 
  喝不少酒,又打麻将,大概累坏了。大家都是中坚干部,也是四、五十岁了。 出来旅行后,却又都恢复年轻的生活了。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留在中午一起吃吧。还是让我睡吧。」
 
  「爬山呢?」
 
  「谁想去,就带谁去吧。」
 
  听部长这样说,尾井只好一个人到楼下的餐厅。
 
  「早安」餐厅里只有真弓和佐知子。
 
  「他们都说还要睡觉,你们先吃吧。」
 
  听到尾井这样说,真弓和佐知子互望一眼,吃吃笑著开始吃早餐。
 
  尾井到厨房交代把早餐留到中午后,回到餐厅,在尴尬的气氛下拿起筷子。 
  在大家都在场的场面,万一她们说出昨夜的事可麻烦了。这样只有她们两个 还好一些。
 
  真弓和佐知子,什么也没有说,吃过饭后便回房了。
 
  尾井九点来到集合地。
 
  旅馆后面的山就是登山路线。
 
  来集合地点的只有佐知子一个人。
 
  「真弓没有来吗?」
 
  「她说有点不舒服。」
 
  「真的吗?不然,你也不要去登山,留下来照顾她吧。」
 
  「不要紧,这是常有的事。她说想一个人留在房里休息。」
 
  听佐知子的话,真弓好像有月经了。女性有时常有些男人不了解的问题。佐 知子即然这么说,尾井也不便追问了。
 
  「部长和他们呢?」
 
  「都在睡觉。好像打麻将到天亮。」
 
  尾井说著,又想起昨晚看到佐知子可爱的乳头和手掌的感受,胯下物又开始 骚动。
 
  尾井以为佐知子是不会去爬山了,一个人当做散步向山上方向走时,佐知子 也跟来了。
 
  「你也要去吗?」
 
  「嗯,读国中时和同学们来过这里。」
 
  「那就一起走吧。」
 
  尾井对佐知子已经没有淫猥的幻想,只剩下想做一个好上司和父爱的感情。 
  「课长的太太是什么样的人呢?」
 
  佐知子走在山路上问。
 
  「在故乡相亲的,彼此都是三十岁,平凡算是最大的优点吧。」
 
  不想谈老婆的事,可是比提起昨晚的事而受到责难要好多了,而且和年轻的 佐知子一起爬山,心里感到说不出的快乐。
 
  两人到达山顶时,突然下起大雨。
 
  「我从小就喜欢汽车和电车,但因家里穷,买不起玩具,于是下决心长大后 要开玩具店。」
 
  「现在是在玩具公司当课长,梦想算是达成了吧。」
 
  对尾井的故事,佐知子也很专心的听。
 
  和积极开放的真弓在一起,佐知子的存在就不鲜明。可是只有她一个人时, 尾井发现她很随和,在美貌方面,尾井也偏爱佐知子这样的女孩。
 
  两个人躲在山上的小屋里,雨依旧下个不停。
 
  无法欣赏景色,但能和佐知子独处,尾井感到无比的幸福。
 
  没有其他的观光客,也没有小卖店,窄小的小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小屋大概只有五坪大小,一半是地板的房间,只有一个小窗户。
 
  没有听说有台风,天气也逐渐放晴。中午前回到旅馆应该不成问题。
 
  佐知子也谈起自已的事。
 
  今年十八岁,七、八月前还是穿制服的高中女生。
 
  趁谈话中断,尾井看坐在旁边的佐知子。
 
  穿T 恤和牛仔裤,披一件粉红色的夹克,白色的运动鞋沾了一些污泥。 
  快到山顶时遇到雨,跑进山小屋里。她的身上应该有点汗湿吧。
 
  闻到从佐知子身上散发出来的甜酸味。
 
  「关于昨晚的事」为打破沉闷的气氛,尾井说出决定做为禁忌的话题。 
  以现在的气氛,也许能当做笑话了。
 
  而且疲此都是赤裸的,现在又何必那样拘泥,当时还是佐知子伸出手,最后 使尾井射精。
 
  「你果然是醒的。」
 
  听到尾井突然提起这个话题,佐知子有点尴尬。小屋里只有两个人,可是她 没有逃避的意思。
 
  「如果没有真弓在场,你也会好奇的摸吗?」
 
  尾井不由已的压低声音问。他自已因为紧张和兴奋,又感到头昏目眩。 
  昨晚有真弓在一起,看起来像一场戏,现在只有两个人,好像很认真的尾井 觉得比昨晚更像在做梦了。
 
  「如果没有真弓,我一个人是不会去男用浴池的。」
 
  佐知子低下头说。
 
  「可是课长昏倒在浴池时,真的把我们吓坏了。想不到难为情的事,只想到 课长死了该怎么办」「为什么?」
 
  「我很喜欢课长。在公司里,你是最值得信赖的人不然我不会一起来爬山的。」 
  尾井听后,瞪大眼楮。
 
  「你不要和我开玩笑。我知道自已是什么样的人。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中年男 人。」
 
  「请不要这样说。课长对小小的玩具也付出爱情,是很认真的人。」
 
  佐知子抬起头直视著尾井说。
 
  尾井感到吃惊之余也生成困惑。欲望和父爱互相纠结。
 
  在这种情形下,做为一个男人是不是该吻她,还是该做为一个年长者,拍拍 她的肩,采取守护的态度。
 
  想拥抱她,但又不愿意被厌恶。
 
  尾井在心里一直盘算。
 
  「昨晚她握我的阴睫。或许她也有期待。我要乾了!」尾井生成莫名其妙的 信心,把坐在旁边的佐知子搂过来。
 
  「啊」佐知子发出惊讶的声音,身体也颤抖一下。
 
  但没有拒绝的意思,使尾井增加很大的信心。如果知道这么简单,早就该动 手了。
 
  尾井用力把佐如子搂在怀里,把嘴压上去。
 
  「唔」佐知子发出经微的哼声,闭上眼楮,身体也变软了。
 
  尾井舆奋的把舌头插入佐知子的嘴里,贪婪的享受美感。
 
  佐知子也战战竞竞的响应。她的舌头柔软得恨不得把它咬断。
 
  经过长吻后,尾井的手慢慢伸到佐知子的胸上。
 
  摸到乳房时,佐知子的呼吸变急促。
 
  没有爱情也无妨。为了好奇心在旅途中以轻松的心情和中年的尾井发生第一 次关系。尾井觉得这样也很不错。
 
  而且佐知子还了解尾井对工作的热忱,尾井感动得像年轻时的初恋一样,感 到兴奋异常。
 
  两个人的嘴终於退出。佐知子好像怕被看到似的低下头。
 
  尾井迅速脱去上衣,也脱佐知子的夹克。然后把她推倒。
 
  撩起T 恤,和解开乳罩的挂钩。佐知子只是闭上眼楮,没有抗拒。
 
  出现昨晚也看过的可爱乳房。
 
  尾井受到强大的吸力似的,脸贴在乳房上,把乳头含在嘴里。
 
  吸吮左右乳头,沿著神圣处女的肌肤,尾井慢慢向佐知子的下半身移动。 
  好久没有这样做细腻的爱抚。
 
  解开佐知子的牛仔裤拉链时,佐知子也主动的抬起屁股。
 
  脱下牛仔裤和运动鞋,看到修长的双腿。
 
  尾井过去不知想了多少次希望能爱抚这样年轻光滑的美腿。
 
  忍不住把脸贴在佐知子的大腿上,一直舔到小腿肚,然后脱去白短袜,热情 的舔脚掌或脚趾。
 
  「啊好痒」佐知子说著,脚趾在尾井的嘴里缩紧。
 
  尾井舔过左右脚后,这才从脚跟向上舔。
 
  舔到大腿根后,准备脱去白色三角裤。
 
  「啊」佐知子双手掩脸,但还是微微抬起屁股。
 
  很快的,拉下三角裤,从脚底脱下去。
 
  尾井的脸靠近中心,仔细观察时,呼吸都会喷到花心上。
 
  在神圣的山丘上有一片黑色的耻毛,溪谷里的肉缝微微打开,里面是淡淡的 粉红色。
 
  花瓣有一层露水,上面还看到花蕊露出头。
 
  「啊不要那样看了」佐知子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同时不停的扭动下半身。 
  尾井用两根手指分开花瓣。
 
  看到里面有处女的肉洞在蠕动。
 
  在读高中时,一定会有机会失去处女,尾井感谢神让她把处女留到现在。 
  被花园的花蜜吸引,尾井的嘴紧贴在花瓣上。
 
  「唔不要」佐知子的屁股跳动,双腿夹紧尾井的头。
 
  鼻尖压在耻丘,尾井贪婪的把舌头伸入肉缝里转动。
 
  每一根阴毛都充满甜酸的体臭。花瓣的内侧也越来越湿润。
 
  舌尖碰到敏感的花蕊时,佐知子的全身颤抖。
 
  尾井小幅度的振动舌头,向小突出物做集中攻击,又抬起双腿,在屁股沟上 舔。
 
  舔到可爱的菊花蕾时,怕痒似的缩紧。
 
  「啊啊」佐知子的喘息声急促,在窄小的山屋里,充满十八岁的年经热气和 芳香。
 
  尾井再度回到肉缝,吸吮新鲜蜜汁,同时把自已的裤子和内裤一并脱下。 
  除老婆之外,第一次遇到其他女性的阴睫,因期待和兴奋,完全勃起,冒出 青筋。
 
  并不是很了不起的肉棒,但这种程度的肉棒对处女刚好。中年人并不是靠次 数和持续力,而是以技巧决胜负。
 
  尾井不停的舔肉缝,一直到充分的湿度才抬起头。
 
  身体压到佐知子的身上,让龟头对正花瓣。
 
  佐知子的表情没有变化,显得很平静。
 
  尾井慢慢向前挺进,龟头把花瓣推开,进入肉洞。
 
  「喔」佐知子发出短促的哼声,上身仰成拱形。
 
  尾井不顾一切的插入,终於进入到根部。
 
  强烈勒紧的快感,使尾井拼命的忍耐才得以避免立刻爆炸。自认为要以技巧 取胜,如果立刻射精,岂不太没面子了。
 
  经过调整呼吸后,开始慢慢抽插。
 
  「啊不行了痛求求你不要动」破瓜的剧痛,使得佐知子皱起眉头哀求。 
  尾井停止动,想到另一种兴奋的方法。
 
  虽然没有射精,但即然已经插进去,毫无疑问的是佐知子的第一个男人。 
  尾井慢慢拔出肉棒,骑到佐知子的胸上,弯下身体。
 
  佐如子看到近在眼前的阴睫,稍犹豫一下,立刻吞入嘴里。
 
  「啊好舒服,用力吸吧」尾井身上不再用力,任由佐知子的舌头舔。
 
  没有多久,尾井被强烈的快感包围。把大量的精液射入佐知子的嘴里。 
  「唔」可能是卡在喉头,佐知子皱起眉头,吐出肉棒。
 
  剩余的精液喷射在佐知子的脸上。尾井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随即倒在佐知 子的身边。
 
  就在此时,佐知子悄悄的向唯一的窗户,以手指做V 字体信号。
 
  不知何时,真弓已来到窗外,用小型摄像机向里拍摄。
 
  真弓也做出OK信号,好像表示大功告成。
 
  「如果说要把录像带带给课长太太看,不知他肯出多少钱?」真弓露出满意 的笑容。
 
  昨晚从浴池回来后,两个人就想好今天的计划。
 
  已经知道其他的人不会去爬山,唯有下雨是意外。但小屋比草地更容易进行。 
  「这样就可以在放春假时,两个人一起去夏威夷渡假了。虽然是佐知子破瓜 的代价,但计划是我先想出来的。」尾井不知道将来必须付出代价,仍旧陶醉在 快感的余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