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那晚我和女房东缠绵了一整夜

那晚我和女房东缠绵了一整夜

添加:2017-05-25来源:人气:加载中

她一把搂住我的腰说要一个再见的吻,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的舌头已经伸进 了我的嘴里。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反抗,也不再反感,只是全身麻麻的,酸酸的。 我明白这是最后的诀别了,林大概也明白。“你果然有潜质!迟早和我一样!” 这是她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最近突然想起林。对她我不知道要从何说起,但是那段和她在一起不长的 日子让我至今记忆犹新,想起我开始对她的惊讶,后来的同情,再后来的厌恶, 直到产生恐惧感而不得不搬离了那栋房子。突然很想把住在林家发生的故事写出 来,不知为什么一直想和她联系,想要知道她怎么样了。但是却一直犹豫要以什 么方式?朋友?房客?还是……
 
  那是留学加拿大的时候。1997年的冬天,我所居住的学生宿舍下因为要 建地铁,所以大学把我们的宿舍卖给了多伦多市政管理机构。我们这些住在里面 的学生只好搬离。听说今年冬天多伦多会特别寒冷,虽然找房子应该不是问题, 但是再也不可能找到像我们宿舍这样便宜的住处了,身在异乡心里觉得特别的萧 条,凄凉。每天都在不停的看报纸找地方。
 
  后来我终于在一张中文报上看到一条消息,是间地下室,有自己的卫生间。 每月竟然比宿舍还便宜。急忙打了电话,对方是一个声音有些哑哑的低沉的女声, 听口音像中国北方人。我赶紧套了半天近乎,觉得很亲切。她冷冷地应了几句, 就叫我赶紧去看房子。
 
  房子在市中心,靠近唐人街,是个极老的住宅区。整条街看上去都飘着沉土, 雾蒙蒙的。我觉得心情很压抑,也不知道为什么。房东是个高大的北方女人,皮 肤很白,但是透着股灰暗。她说她叫林,上来就说要预先付两个月的房租,而且 如果住不到半年,预付的就不退还。然后她叼着烟卷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那眼神 让我觉得像是老鸨在挑女孩子,心里说不出的厌恶。她看了我半天,咧了咧嘴, 从叼着烟的嘴里挤出一声轻笑。
 
  “看你的样子,什么都没见过吧?”我没听懂她的话,愣了一阵。“我怕你 住不惯我很吵的。”她掐灭了烟,微眯着化得烟熏般的双眼瞟着我。
 
  “应该没问题。我能不能先看房子。”我觉得奇怪,租房子给人还要丑话说 前头,再说能吵成什么样。我在迪厅都能睡。地下室比楼上显得干净,只是有些 尘土,至少没有楼上那种满是奇怪味道的空气。而且一边还是通往后院的门,采 光也不错。这是一栋建在坡上的房子,后院是向下倾斜的。所以房子的地下室严 格说起来只是邻街的那一边,而院子的这一边就是一层。房子的一层在院子这边 是二层。而且有个搭建的木制凉台伸出来,这样结构的地下室只这么点钱太划算 了。看着我渴望的眼神,她冷笑了一下。
 
  “行,你这两天搬吧。不过合同签了可别后悔。”
 
  我当时是不明白有什么好后悔的,但是怎么也不会没想到从那天就开始了一 段噩梦……
 
  搬进去第一天晚上,一阵如战场上杀敌般的噪音把我从梦中吵醒。我看到房 顶的吊灯在摇晃,听到楼上东西砸落的声音,以为地震。清醒后听到女房东杀猪 般的尖叫声,是抢劫!我抄起身边的网球拍就向院子冲了出去,等我从下面凉台 的木制缝隙看上去,惊呆了。隐约见到几条腿以奇怪的方式罗列着。其中还有两 条是黑赫色的,他们脱得一丝不挂。我大概看到一个黑人,一个白人,还有林。 她仍旧尖叫着,但慢慢变为乌鸦般有节奏的呻吟。像一场战斗,他们三个在木台 子上奋战着。震得木屑全部抖落在呆若木鸡的我身上,我愣了半天,明白这不是 抢劫,是林的生活。我无权干涉,而且我签了合同,半年时间还能天天如此?我 回屋睡了。
 
  早上,她在厨房里抽烟。“昨晚睡得好吗?”嘲笑一样地看着我。
 
  我没说什么,她起身经过我身边,突然伸手在我臀部掐了一下,我惊叫。 
  “不错,挺紧。”笑着离去。我以前也经常摸女同学的臀部,是开玩笑,但 是她的举动让我觉得很奇异,说不上是讨厌还是惊讶。昨晚免费看的黄色表演让 我只喝牛奶就已经有了反胃的感觉。
 
  我入住的第二天,下午放学从超市买了各种打扫厨房的清洁液。我不能在那 样一个布满油泥的厨房里做饭吃,不习惯。但是那天厨房实在有些挤,林蜷伏在 水槽处,两腿抬得高高的,身前是一个半裸的中东模样的胖男人。林见我进来, 笑着说,“嗨!宝贝!”但是并不影响她有节奏的闷哼声……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尽管林没有带男人来。我反复的想如果毁约我的损失 将是多少,还是要忍受下去。最后决定还是先去洗厨房,特别是那个水槽。我一 边用强力的消毒液拼命地擦拭着那个水槽一边想,我还能用在这里洗几天碗,几 天菜。
 
  “你以为这样就能抵消你白天的免费观赏?”林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 “什么?”我没听明白,
 
  “我可是什么都要钱的。”她叉腰向着我,叉开着赤裸的双腿。“你已经免 费看两次了!”
 
  看到我惊鄂的表情她突然大笑起来,“说你什么都没见过吧!真土。”她走 过来在餐桌旁坐下。“喂!别擦了,你是房客,又不是我顾的女佣。”
 
  “没事。”我知道我是为了我自己擦而不是为她,自从搬进来连洗手的次数 都是以前的两倍。       
 
  “跟你商量个事,你明天有空吗?陪我去趟诊所。”
 
  “你病了?”听我这样问,她突然笑得前仰后合。“你这小姑娘,真有意思, 好了记得明天陪我去,我去睡了。”说着离去了。
 
  那间诊所是我见过的最脏的医院。在唐人街一栋很旧的大楼的四楼。门口没 什么标志,看上去是间普通的公寓。进去就能看到有护士负责挂号,等着的病人 塞满了一屋子,门户紧闭着,充斥着一股很恶心的腐烂味道。
 
  林就在这家非法诊所里打胎,她说她来过几次,还挺不错的。我看着墙面上 一块一块像是喷溅上去的暗棕色污点,不禁打了个冷战。我不知坐了多久,林从 里屋走了出来,脸色苍白了许多。走路也有些不稳,额头上还有汗珠。她紧抓着 我的肩膀,靠在我身上。
 
  “走吧!”
 
  公车上我问她为什么不去一家正规医院。
 
  “笨蛋,这里打胎违法的,何况我又不止一次了。”
 
  “谁的孩子?”问了这句话我就知道说错了。果然林笑岔了气,“我怎么可 能知道!”
 
  晚上,我想林刚打了孩子。就端了一碗排骨汤给她,进了她的房间,灯光很 昏暗。她声音低沉地让我坐到床边。
 
  “你起来喝点汤吧!我刚炖的。”我放下汤要走,她一把拉住我的手。“陪 我呆会,你不是那么讨厌我吧!”
 
  我只能坐到床边,其实我对林是很厌恶,但是看到她虚弱的样子又不忍离开。 
  “你不想要孩子?”我在想她有了孩子可能会收敛一些。
 
  “我有个孩子。可是也许我这一辈子见不到他了,我也没脸见他。这都是报 应。”
 
  林看到我惊讶的表情问,“想知道吗?小姑娘。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我的故 事?”我沉没,其实她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一种好奇迫使我听下去。 
  “我出国以前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和一个特别美满的家庭,有丈夫还有个儿子。 可是我并不满足于现状,很想全家移民。可是我丈夫就是觉得中国好,他又不懂 外语,出国也没什么发展,快中年了学语言也很困难。我很瞧不起他这种满足于 现状的窝囊样,就自己想办法办出国。这期间我因为公司业务的关系遇到了一个 加拿大人,丹,他就是我的第二任丈夫。当时我出国心切,就一直缠住丹不放, 并且和他上了床。说实在的,他的床上工夫比我丈夫可强多了,让我欲仙欲死。 我从想要利用他变成了完全沉迷肉欲而无法离开他。丹后来终于答应带我走,并 且答应结婚。我欣喜若狂,冲回家和丈夫打离婚。他几乎跪在地上求我别离开他 和孩子,可是我当时哪听得进去,一瞧他那窝囊样就一肚子火。于是我就天天闹, 弄得家里天天鸡犬不宁,也不管孩子。最后他终于在我的逼迫下同意离婚,而且 还给了我很多钱。我如愿以尝地和丹飞来了加拿大。”
 
  “到了这,我才傻了眼。丹是个极度纵欲的男人,他在跟我结婚后还同时保 持着和两个女人的肉体关系。我知道后很愤怒,他却笑着说要是不喜欢就别和他 生活在一起。我当时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没了丹什么也做不成, 只好先忍气吞声。”
 
  “有一天丹带了个男人回来,告诉我他是个朋友。我还为他们做了一顿丰盛 的晚餐,没想到他那朋友吃完了饭就突然抓住我说,让我们吃甜食吧!我没明白, 丹上来就剥我的衣服。我尖叫着反抗。他狠狠地打了我一个耳光,并且嘲笑我, 你以为你是个女神。不过是个抛弃丈夫孩子的婊子,你和我是一路货色。所以你 一定喜欢玩”三明志“游戏。”
 
  “那天晚上,我和他们两个上了床。刚开始是屈辱的感觉,但是后来真正放 开自己以后,觉得真刺激,并且有了从没有过的高潮……”
 
  林说到这手突然伸到我的两腿间,吓得我一下子蹦了起来。
 
  “你做什么?”
 
  “别害怕啊,小姑娘。我看看你那有没有感觉?”她用舌头舔着嘴唇,奸邪 地看着我。
 
  “你知道人天生都是贱货,你也有这样的潜质。丹最喜欢看我和别的男人做, 他每次用看的都比他自己做还能达到高潮。”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听她说那些话时的感觉,基本上是手指尖都在颤抖,惊恐 几乎充满了全身,这是活生生的,真实的事,不是在看电影。后来我根本没听她 说完就夺门而逃      
 
              林说她要结婚
 
  第二天放学,我决定和她提出搬家的事。我已经无法再呆下去了,那房子像 个可怕的魔窟,让我一接近它就浑身发颤。
 
  一进门就看到林躺在客厅的沙发里,手伸在裤子里,紧闭双眼身体蠕动着… …面前的电视里放着色情录象。我走过去把书包狠狠甩到她身上,
 
  “喂!你停一会好吗!”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她吼叫。
 
  她跳起来把书包又向我砸过来。
 
  “老娘的事你少管!”
 
  “我才懒得管,我要搬家。”看到我这样,林突然平静下来,“等我结婚吧! 等我结完婚,你再搬。”
 
  我当时觉得耳朵出了毛病,“结婚?”
 
  “是啊!要不要来点茶?”她走进厨房,我跟了过去。“跟谁?”“跟一个 不行的好男人。”“啊!”我更加惊讶。
 
  “他不行,那地方不起作用!”她轻笑,“可是他爱我,而且特别的干净!” 我明白她的所谓“干净”到底是什么意思。
 
  “男人啊!只要没了那种功能,女人就可以依靠了!你知道,他其实不是不 想,而是根本不能了。哈哈!干净了。”
 
  我看着她,当时就很想打电话给精神病院,她疯了。
 
  晚上林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一群男女,在家里大跳裸体舞。关了灯,用荧 光笔把身体的私处标注出来。满屋追逐着,最后是集体的交欢。我在房间里用被 子蒙住头,但是无法不听到那些清晰的嘶吼。他们一直疯狂着,直到邻居报了警。 警察来的时候,我清楚地听到有人叫着:“来吧!到里面再开派对吧!”
 
  林因为扰民被拘留了一周,我去给她付赎金的时候,她还是光溜溜的穿着狱 服。那个带我去找她的黑人女狱警告诉我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进来了。以前的罪名 是“卖淫”。
 
  我只能用临时买得毯子把她裹起来带回家,一路上她哭得死去活来。她的未 婚夫不再要她了,她在被拘留的时候打过电话给他,可是他再也没有出现。我看 着她痛苦的样子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本来是要跟她说搬家的事,可是又不忍在这 种时候伤她。
 
  那个时侯我开始可怜她,可是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地恐惧感,因 为她的行为开始不“正常”了。所以就心里默默地数着日子,准备搬家。但是可 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我至今不能忘记那个晚上,甚至有一段日子每晚都做同样的 噩梦……
 
  后来的一周时间,林安静了许多,没有再带任何男人回来。有时候我放学还 能吃到她做得晚饭。      
 
              与林最后的诀别
 
  一天晚上,我正在熟睡,突然感到有东西沉甸甸地压着我透不过气来。我惊 醒了,能感到有人趴在我身上,衣服已经被褪去了一半。是林。我想尖叫,她用 嘴吧堵住我的嘴,把舌头伸进来搅动着。我的脑袋翁翁作响,强烈的耳鸣让我什 么也不能思考。她的手在我身上乱摸着,后来伸进了我的两腿之间。
 
  “我来教你,女人和女人怎么做爱!”她低声说着。我能感到下体的疼痛, 惊恐之余,我用力咬住了她的舌头。林尖叫一声,从我的身上青蛙样的蹦了下去。 我喘息着,心脏带动着全身在跳动着。她冲上来狠狠打了我一个耳光,耳鸣又一 次充满脑袋。我看准她的脸也狠狠还击了一个。
 
  “你以为你是谁?女神?你迟早和我是一路货色。”她狠狠地说道,推门离 去了。我整个人退缩到床靠墙的角落,哆嗦了一夜没敢合眼,脑子一片空白。 
  天亮的时候,我起身收拾东西,坚决离开。林出现在我的门口。
 
  “男人没有一个可靠的,只能咱们女人疼女人,你知道吗?”
 
  我吓得一跳,拿起网球拍转身对她说,“你别过来!”林大笑起来,“真不 能相信,像你这样的年纪还是处女。哈哈!没吃过男人的亏吧,等吃了亏就回姐 姐这来。我决不亏待你。”
 
  我一点也不想听她的胡言乱语,只是想赶紧搬走,没房子可以去同学那凑合 几天,这决不能再住一天。
 
  我走的时候,林退了预付款给我,说我的钱太干净,她这没地方放。我本来 不想拿可是她硬塞到我手里,并且一把搂住我的腰说要一个再见的吻。没等我反 应过来,她的舌头已经伸进了我的嘴里。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反抗,也不再反感, 只是全身麻麻的,酸酸的。我明白这是最后的诀别了,林大概也明白。
 
  “你果然有潜质!迟早和我一样!”这是她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现在还记得她当时的眼神,里面只有孤独和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