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酸麻湾梦-我的故事

酸麻湾梦-我的故事

添加:2017-05-25来源:人气:加载中

           酸麻湾梦-我的故事(-)
 
  当我在大学的第一个寒假开始时见到她时,她已经在那个商场上班三个月了。 
  高中生活同学间的鲜活记忆仅仅过去半年就骤然褪色了,一起变得似乎非常 遥远。
 
  记忆中最深刻的居然是班主任语重心长的谈话,关于早恋的。
 
  那时男同学热衷于谈论谁谁长得漂亮,谁谁别有风情,我就往往只有听的份, 内向的我几乎不会发表任何自己的看法,虽然心里也有蠢蠢的憧憬。同学大都是 胡说八道,说白了就是意淫,真正有两个真正行动的这时也往往意味深长地笑笑, 并不嘲笑他们的幼稚。
 
  我在高中二年级看了著名的SNZX后成了发情的动物,学习一落千丈,白 天看不出来,坐在那里象好人一样,但脑子里全是关于性的幻想。到了晚上就S Y,厕所里,被窝里,甚至是晚自习的课堂里。虽然学校臭名昭著的伙食不能提 供足够的营养,但我仍然惊叹当时我平均几乎两到三次的自渎,而体育课全部测 试都是优的身体。
 
  我对女同学H的注意是从同学们的黄色玩笑开始的。那时学校上晚自习,不 住校的同学都回家吃饭然后再来学校上自习。有一次H晚饭后回学校时头发还是 湿的,显然是刚洗过澡。H并不是班上最漂亮的,也很沉默。但当把平时束起来 的头发披散开时,一种别样的风情立刻吸引了男同学的目光。下自习后几个同学 在操场上开始谈,一个说H的头发真好看。另外一个说他喜欢那种微微发黄的头 发,然后又淫荡地说你们猜她的阴毛是不是也是黄的。就在那一瞬间H裸体长着 黄黄的阴毛的形象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并且产生巨大的吸引力-虽然都是幻 想。
 
           酸麻湾梦-我的故事(二)
 
  我们高中虽然班主任高压反对男女私情,但同学间的交往还是很多的。H是 个很随和的女生,男女同学扎堆聊天她也参加,就是不怎么说话,始终微笑着。 运动会时她坚决不报名参加任何项目,可惜了她1米66的身高和苗条健康的身 条,但却主动负责所有饮料口香糖巧克力等一应杂物的采买。她学习不怎么好, 但绝对是不让任何老师讨厌的学生。
 
  我的座位在她后面隔着一排错开一个,这给了我绝佳的观察她的机会。她的 同位A是校花级的女生,家境很好,姐妹四个,她最小,一个比一个漂亮,学习 也好,但对我的吸引力不大。我当时一门子心思幻想着H,上课时的眼光始终在 她身上逡巡。我发现她上课喜欢画画,看小说。而她的同位A则是从头到尾绝对 专心上课的那种。
 
  A的美貌吸引了众多的男生,我经常发现她从抽屉里拿书时拿出信一样的东 西,表情一怔然后迅速团成一团塞进兜里,一脸的不屑。我相信那是情书。可是 有一次,班上年龄最大也跟我最好的同学F决定搞一个恶作剧。他把手抄的SN ZX趁人不注意塞到了A的课桌里面,准备观察她的反应。这个秘密只有我俩知 道。下面一堂课是几何,可怜F忘了做作业,又跟老师顶嘴,刚上课就被老师赶 出了教室。老师讲课时,H好像要向A借东西,A正在记笔记,示意H自己从她 的课桌里找。H伸手就把那本手抄本和几张白纸拿了出来。A并没有看到。但H 拿着那手抄本脸色一变,随即把几页笔记盖在了上面。我的眼睛捕捉到了这一切, 心里狂跳不止。
 
  H做出一种记笔记的样子,但我相信她的好奇心左右了她,果然她开始以一 种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作轻轻翻动那散页的手抄本,但脸也越练越红。现在我是唯 一知道这个秘密并且在观察她的人。F的恶作剧歪打正着在H身上。
 
  H整堂课都在看那足以吸引任何少男少女的SNZX,我也在一种奇怪的激 动里观察了她一节课。下课时,H迅速把笔记和手抄本塞进课桌,起身准备出去。 我突然发现,H的裤子后面中间位置是湿的!虽然我那时还没有任何实质的性经 验,但我已经从黄书中知道女性在兴奋时会出水,而现在居然在H身上得到了只 有我观察得到的验证,给了我最初的真实的启蒙!
 
  那天晚上我近乎疯狂地幻想着H的水汪汪的阴部,在巨大的快感中做出一个 勇敢的决定:追求H,跟她谈朋友!
 
           酸麻湾梦-我的故事(三)
 
  我不知道买买提上有没有人同意这样的看法:对异性的身体的神秘感是早恋 的诱导,而早恋一旦开始后反而更注意性格和人品等其他优点。反正我就是在手 抄本事件看到了H湿了的衣服后开始了单恋,而自渎却神奇地几乎停止了。F因 为被几何老师赶出教室错过了好戏,而我觉得最对不起F的是我对他撒了谎。我 说A根本没有在上课时看手抄本,随手就给团了扔了。这符合A的一贯特点,F 也没有再问。我开始找一切机会跟H接触,而办黑板报成了我最初的机会。 
  H有着一手漂亮的粉笔字,画画也绝对拿的出手。一年后毕业时她送我的纪 念册上她花一个星期的晚上画的工笔画称得上是精品,这是后话。那时我也算班 里的小干部,于是每月一次的黑板报成了我,H和另外两个同学的任务。另外两 个同学也是一男一女,从幼儿园就是一班,两个人几乎是明了的夫妻,好像家里 都同意了的,根本在教室呆不住,得空就开溜。办黑板报一般是在周六下午,周 六上午上课,下午和周末休息。我预谋好了,在分配任务时另外两个同学负责搜 索素材,黑板上的操作由我和H负责。我的计划是,他们两个搞好素材后就没事 情了,肯定会开溜,留下我跟H就有单独接触的机会了。
 
  事情完全按照我的计划进行。周六上午的课一完,我去食堂吃饭,H回家吃 饭,另外两
 
  个同学则一口气在教室把素材都准备好才走――这样他们就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出去玩
 
  。等我吃玩饭去教室时已经空无一人。
 
  那时是夏天,闷热的天气让人昏昏欲睡,而我却早早来到教室,虽然有想法, 但没有什么确切的计划。终于,从楼上的窗户看到H骑车出现了。我期待着什么, 却说不清是什么。就是紧张。
 
           酸麻湾梦-我的故事(四)
 
  那天我们按部就班地办着黑板报,并没有多少机会制造情节,说实话我也不 知道怎么制造,但在帮H扶尺子画线时我还是有机会偶尔有手上的接触,而当她 站在椅子上写字时我有了机会使劲看她,看她的身体,她挺起的胸部,和往上伸 手时微微露出又迅速消失的白白的腹部。我在她带来的几本黑板报图集里看到了 一本《秋歌》,喜欢看小说的她似乎也很喜欢琼瑶。我在给她递彩笔时发现她耳 朵后面惊人的白净。一行行的粉笔字字和边角上恰到好处的插图在她优雅的动作 中流淌出来,偶尔回头征求我的意见时我都一愣,然后迅速掩饰我的眼神。后来 我问起H她那天下午她有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她微微一笑,说,很假,说话不自 然,动作大而不协调,她很快就察觉到了与平时的我不一样。女生似乎比男生要 敏感得多,在这方面。琼瑶的小说肯定进一步锻炼了她的直觉。
 
  有个版主曾经跟我说过,性相关的BBS上女性的数量往往跟男性不相上下。 我怀疑他的论断,因为马甲一披即使是版主也无考性别。但在我看来,光顾性论 坛的女性要比只关心化妆品,服装板块的女性更感性,更细腻,也更具有吸引男 性的风情。网络的发达使人越来越喜欢网络快餐,少男少女们宁可直奔性爱小说 也不再陶醉在琼瑶的爱情小说里。窃以为,没有在那个年龄读过琼瑶的小说可惜 了,而没有在年轻时读过手抄本的男生永远错过了只有那个年龄才会有的震撼。 至于又读琼瑶又读过手抄本的女生,呵呵,可遇不可求啊。
 
  笨拙的我始终盘算着如何开口暗示,但一直到满满的三个黑板(教室后面一 面,侧面各一面)的板报完成,我都没有机会。H轻巧地从椅子上跳下来,拍拍 手,站远了欣赏自己的杰作,得意而又俏皮的往后一翘大拇指,问我怎么样?我 赶紧从她跳下椅子时颤动的乳房上移开目光,说很好很好。她出去洗手了,我知 道再不开口就没机会了,于是在她回来收拾东西时壮着胆子问,H,听说酸麻湾 的竹林不错,我们去看看怎么样?
 
  说完我的脸有点红。
 
  酸麻湾是镇西5里多远的一个大树林,有小河,很多竹林,中间一个很大的 浅湾,很幽静,也是谈恋爱的学生喜欢的地方。但不知道为什么叫个这名字。那 时一提这个地方同学都心照不宣。
 
  H听了我的话一怔,马上脸就红了。她瞟了我一眼边收拾东西边说,我要去 给家里买凉席。我当时心里就凉了,不是因为凉席,而是觉得她在拒绝我。我没 吭气,只是看着窗外。
 
  然而,她背上包准备走时问了我一句,你有自行车吗?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说有啊。然后她说,两个小时后在酸麻湾的石桥见。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愣了一下又赶紧说行,行!我被巨大的幸福和期 待包围了……
 
           酸麻湾梦-我的故事(五)
 
  如果说做黑板报时的心情是忐忑不安,那么去酸麻湾的路上则是要欢呼雀跃 了。因为我住校,家里的一辆自行车归我骑,是一辆8成新的飞鸽牌。一路上我 把车的转铃响个不停,惊得路上比我更小的学生躲避不已。
 
  我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酸麻湾,看看时间还早,就决定在林子里转转,熟悉 熟悉地形。
 
  夏天的半下午还是比较热,我先到林子里的小河里洗了把脸,然后在石桥侧 面小山坡上的几棵树下乘凉,同时居高临下等H。情窦初开的迫切心情使我不停 地看表,恨不得把表拨快一些。
 
  林子里很静,我只看到一个人飞快的骑车过去,除此之外只有水流的声音和 不时的鸟叫。这可真是个好地方!
 
  终于,H的身影出现了!她换了一件长的连衣裙,更加显得飘逸自如。我连 忙站起身来,朝她挥了挥手。她看到了,没下车,朝前指了指,继续骑。我赶快 骑上车,从后面追上去。她身上一阵好闻的香皂味,肯定是刚洗过澡。她仍然轻 轻地笑着,看都没看我,说远着点跟着我。我恍然大悟,她是怕别人看见!我放 慢速度,远远地跟着。她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最后寻了一条不显眼的似路非路 的地方继续向树林深处骑。周围的竹子越来越多,间插着一些树。终于,她在一 个很隐蔽又能看到远处的地方停下了。
 
  我们都有一点气喘。H把车子靠在一颗树上,用手扇着风四周看着,说,好 热!我这时已经不再紧张,狐疑地问她,你这里很熟啊!H得意地说,当然。然 后她补充到,我家原来在城郊,上初中时天天路过这里。原来如此!
 
  H这时开始打量我,说你平时不像调皮孩子啊,怎么想起来约我看竹子了? 我的脸不争气地红了,但仍然嘴硬说,老实孩子就不能约你?H噗哧一笑,你就 不怕班主任知道?
 
  我慢慢脑子恢复了正常,反问她,你都不怕我还怕?H问我,告诉我,你什 么时候开始打我的坏主意的?我当然不能把关于她黄黄的阴毛的幻想说出来,说,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喜欢你。我们做朋友可以吗?H还是微微笑着,没说 什么,四处眺望。突然,她转过身来,正色道,我不想耽误你学习。我说不会的。 她说,那好,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我马上说,我绝对会保密的,我发誓。 
  事情到这里就意味着H同意跟我交朋友了。我感觉我真幸运。后来H对我说, 其实她早就注意我了,觉得我虽话不多,但总是有与众不同的想法。我实在想不 出来我什么地方给她这种印象。现在想来,不知道SNZX是不是在起作用。反 正那天的进度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我跟她开始聊,从同学到老师天南地北什么都扯。我惊奇地发现她知识很丰 富,并且总能不经意间拿我开玩笑,谈话被她轻松地左右着,跟平时安静的她很 不同,那种感觉很奇妙。天渐渐晚了,而我的胆子开始大了起来。
 
  我之前一直是靠在自行车上,自行车靠在树上。我慢慢地靠近H,一把把她 的一只手捉住。她甩了甩没甩掉,就由我去了。我开始发现,虽然H左右着我们 的谈话,她内心似乎也有一种好奇和某种期待,这种期待使我的勇气慢慢膨胀了。 
  终于,记不得是我说了一句什么玩笑话,H作势要打我,我顺手一拉就把她 抱住了。第一次抱女性的身体使我有些眩晕,好在身体靠在树上。开始有半分钟 的时间我不知道要干什么,只是紧紧地抱。由于是侧面,我的右手刚好搭在H的 胸部,那软软的富有弹性的感觉给我极大的冲击,H的脸也红红的,喘息急促起 来。我终于意识到我的姿势很容易吻到她,于是一下把嘴贴到了H的右耳后。我 觉得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笨拙地把她转过来向她的嘴亲去。H这时完全失去了 刚才口若悬河的样子,先是左右躲避然后终于被我吸住了嘴唇。无数次幻想的接 吻终于在那时实现了。说来奇怪,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像蒙太奇般闪过她裸体的黄 黄的阴毛,做板报时露出的白白的腹部,从椅子上跳下来时弹跳的乳房。当我意 识到我的手就在她乳房边时,我毫不犹豫地没轻没重地一把就把她的一个乳房抓 住了。
 
  H轻叫一声,疼!我慌忙松一下手,但随即轻一些再抓住。渐渐地我感觉她 的连衣裙成了阻碍手感的障碍,想伸进去却找不到入口。在一通急切的试探之后, 我确认手是伸不进去的。我的手逐渐开始往她的臀部进攻,17岁的我在H的不 抵抗中已经完全不能自拔了……。
 
           酸麻湾梦-我的故事(六)
 
  傍晚的酸麻湾开始变得凉爽起来。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抚摸乳 房并没有最终导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性行为。H在我袭向她臀部的时候坚决地 抓住了我的手。她说她害怕。安静的酸麻湾和掩护的夜色并没有给同样17岁的 H足够的胆量去突破少女的禁忌。而我,并没有因为H的拒绝而沮丧,毕竟,这 就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期待,在这之前我可是连女生的手都没有拉过的!
 
  H无意中的一个碰触让我知道她对性的同样好奇。我的JJ那时已经硬得不 行,把单薄的裤子顶出一个小帐篷。H的手臂一不小心碰到了,夸张地小叫道, 不会吧,儿童的应该不会那么大吧!她就是这样,刚刚从迷乱中恢复过来就开始 拿我开心。我鼓励她,你不想摸摸?她点点头,隔着裤子比划了一下JJ的大小, 脸红红的,笑着说,好硬,这个样子你能骑车吗?我说,不能,很难受的。她把 手拿开,抓住我的手腕一看表,啊,糟糕,太晚了,我该回家吃晚饭了!我急忙 拉住她问,我们以后还来,好吗?H说,那要再说了。又叮嘱我道,你一定要保 守秘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知道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就同H相伴离开酸麻 湾往回走。
 
  我的心在傍晚的风中无比轻快。跟来的时候一样,H坚决不让我跟她并排骑 车,我只好远远地跟着她。从背后看着H飘飘的裙裾,我感觉象梦一般,但空气 中飘来的H淡淡的香皂气味那么真实而清新,我知道我的快乐也是真实的。 
  我的高中生活从那时起完全变了个样。我还是在同学们扎堆吹牛时不擅长发 表意见,但同时又为自己完全超前他们的秘密而骄傲。他们是有色心没色胆,我, 却是第一次出手就完成了少年到青年的转变,恋爱的感觉让我觉得一切都那么美 好。
 
  感谢H的谨慎,她坚决拒绝在任何公众场所哪怕有一丁点对我们的秘密的暗 示。每次的约会我们总是去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在一起时我继续被她左右, 她的调侃,她的捉弄成就了另外一种让我享受不已的感觉。除了实质上的性行为, 我们已经完成了从接吻,抚摸到相互手淫的过程。H在渡过了最初的羞涩后变得 特别的享受,环境允许时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快乐而在高潮时颤声呻吟。多年后我 惊叹于她的自然,不造作,真实,我后来的女朋友没有一个给我那种自我和享受 的感觉,那种感觉实在让我疯狂。可她满足于我的手,对JJ是完全的拒绝。H 就用这么一种独特的魅力催化着我和她自己性的成熟。
 
  H的家里除了父母外,还有一个小她三岁的妹妹。听H说,她妈妈祖辈是杭 州城的富商,跟她父亲在大学相识后恋爱结婚。她爸爸则是出事书香门弟,她爷 爷收藏有许多名贵字画。他们一家人都喜欢读书,虽然H学习一般,但家里并没 有给她什么压力。
 
  高中一天天在紧张中渡过。我在早恋的烈火中成绩起起伏伏,虽然有所下降, 但仍然不会完全拉下。我知道没有多少高中生真正谈过恋爱,很多只是似是而非 的好感阶段,往往刚刚萌芽就被老师或者家长毫不留情地扼杀了。不要责怪有那 么多大龄留学生在BBS被称为WSN,我相信那是孩子年轻时没有得到过恋爱 的滋润留下的病根!
 
  早恋过的GGDD和JJMM都知道,如果不是被人为扼杀或者感情破裂, 性行为的发生是迟早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两个人的关系越秘密,这种可能性就 越大。虽然野外的约会可以很亲密,但要真正跨越最后一个关口难度很大,毕竟 被人撞见的机会太大。而一旦一种完全安全独立的空间available的话, 性交的诱惑就会冲破一切顾忌。这一切在一个国庆节因为H的父母和妹妹去参加 堂兄的婚礼成为了现实。
 
               (待续)